三秋书阁 > 左薇 > 老婆不乖 >
二十二


  放下手中的纸袋,她微微笑着,一想到待会儿裴羿收到这份点心时,脸上可能会露出的开心神情,心里竟燃起一丝兴奋的期待。

  她取过一本杂志,随意的翻阅起第一本……第二本……第三……四……当手边的杂志全被翻过两轮,耐性也差不多消磨殆尽了。

  她看着手腕上的时间,心想自己是否来得不是时候?毕竟裴羿是个日理万机的大忙人,她这样突然跑来见他,会不会给他添麻烦?

  算了,还是出去请莉娜把点心转交给他,至于其余的事,等他回家再谈好了。

  打定主意后,夏静言提起装着点心的纸袋,走出门外——

  放眼望去,每个人都忙得不可开交,她找不到莉娜,又不好意思去麻烦忙碌中的助理小姐,看着总裁办公室的大门,打算亲自去确认一下裴羿到底开完会了没有。

  她礼貌性地敲了两下门,办公室里没任何回应。

  迟疑了几秒,她推门而入——

  咦?里头根本没人嘛,是不是裴羿早就开完会了,莉娜却忙得忘记来通知她?

  眼见没人,她也不急着离开,索性大喇喇地参观起这间宽敞的办公室来了。

  哇——好气派的办公室哦,这间仅供裴羿一人使用的办公室简直比刚才的会客室更大,宽广的空间被赋予现代感的设计风格,还有可以俯视大片都市街景的绝佳视野。

  她惊喜地站在玻璃窗前眺望远处的蓝天白云,玩心大起地数起高楼的数目……

  正当她沉浸在这片高空景致的同时,空无一人的空间里,却隐约有点微弱的声音落入她耳里。

  夏静言挺直身背朝四周看了看,没人啊,难道是门外传进来的吗?

  她把耳朵偏向门的方向,却什么声音也没有,反倒像从另一头,她循着声音的来源慢慢走近……

  她赫然发现在高大的分层置物柜旁,居然有一扇不起眼的暗门嵌在那里,由于它的位置不明显,再加上色调与墙壁颜色相同,不仔细观察还真不容易发现它的存在咧。

  不知这扇门后会是什么地方?她好奇地将耳朵贴到门上想听个究竟——

  果然,那扇门里真的有点声音,但是又听不清楚是有人在说话还是什么的。在强烈好奇心的驱使下,她决定还是比照前例办理——直接推门而入,反正这几个月来她已经道歉惯了,也有了被骂的心理准备。

  于是,她动手轻轻的推开一道门缝,里面果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还夹杂着……女人的声音?!

  奇怪,这不是裴羿的办公室吗?难道是莉娜在跟他说话?但干么搞得这么神秘兮兮的,还特别在这么隐密的地方讨论事情。

  她又将门推开一点,直到她可以侧身通过的宽度,然后往门内跨了两步,她完全愣住了,眼前的景象——

  不是莉娜,更不是在开会!而是一个身材丰满的陌生女子,上半身仅着内衣,大胆地跨坐在裴羿身上,热情地拥吻他,还不忘动手解开他的衬衫,急切地抚摸他的身体……

  夏静言悄悄地退出那扇门,并且将它紧紧关上,隔绝门后的所有声音。

  现在,夏静言终于知道莉娜之所以建议她去附近逛逛的原因了,原来除了她以外,大家都知道裴羿在办公室里跟别的女人打得火热……

  天啊,她觉得自己就像个小丑一样可笑,提着亲手做的点心,傻傻地坐在外头枯等,等着自己的丈夫跟别的女人亲热完,再抽空出来见她一面。

  裴羿……他竟敢这样对她!这个可恶的男人,就算他再怎么不把她这个妻子放在眼里,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地带个女人到公司里来做这种下流事啊,他怎么能这么对她?怎么能用这种方法来羞辱她!

  “裴羿,你这个混蛋……”她一边流泪,一边低咒着。

  此时她心中五味杂陈,觉得自己似乎不该为刚才看到的景象愤恨难过,因为他们的婚姻本来就是场交易,既然彼此不相爱,她又何必在乎他跟别的女人有何关系?

  但她偏偏就是鼻头一酸,红了眼眶。

  这一刻,夏静言突然想起那个风流成性,成天拈花惹草的父亲,这就是男人的天性吗?用这种残忍的方式不断伤害爱他们的女人?折磨她们……

  真是精彩绝伦的一天呐!她上午才透过电话再次感受到对亲情的失望,下午又亲眼目睹丈夫残酷的背叛,本来是要找他解决问题的,结果却反而变本加厉了。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