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左薇 > 老婆不乖 >
二十三


  夏静言麻木地愣在原地,任凭胸口那股沉闷的压力在她体内四处窜流,拚了命地压抑那股想放声大哭的冲动。

  她的眼睛好痛,心也好痛……整个脑袋都浑沌不清,一片空白,甚至想不出自己坐在这里哭泣的理由。

  是啊,她有什么好哭的,也许里头那个女人才是裴羿真正喜欢的人,而她,只不过是一桩令他头痛的失败交易而已,她哭什么,又心痛什么……

  “砰——”就在夏静言发愣的同时,莉娜匆匆忙忙地跑进办公室里,先是神色紧张地看了一眼那扇隐密的暗门,然后转向夏静言——

  “少夫人,您还好吧?”莉娜原本希望夏静言什么都没发现的,可是从她那副茫然若失的表情和满脸的泪水看来,一切都太迟了。

  莉娜刚才忙着到别层楼处理公事,一回来发现夏静言不在会客室里,就直觉不妙,火速冲进裴羿的办公室,果然晚了一步。

  夏静言仓皇地点点头,迅速抹去脸上的泪水,勉强挤出僵硬的笑容。“既然裴羿现在没空,我看我改天再来好了。”她的声音听来有些沙哑。

  “少夫人——”明知道她在故作镇定的装没事,但莉娜却无从安慰起。

  “我先走了,再见。”夏静言低着头往外走,走没两步又突然顿住,回头——

  “这个麻烦你交给他,谢谢。”她把手中捏绉的纸袋塞给莉娜,便匆匆离开,这个地方她连一秒都不想多待。

  她走后,莉娜又朝那扇门看了一眼……那扇暗门后是裴羿在工作繁忙之余暂时可获得休息的空间,当然也是他偶尔跟女人放纵欲望的密室,这是在这层楼里大家都心知肚明却绝口不提的公开秘密,偏偏今天却让夏静言撞个正着……

  同样身为女人,莉娜实在很同情夏静言所面临的尴尬处境,但身为一个秘书,除了无奈以外,她又有什么资格去干涉老板的私生活?

  她叹了口气,提着手中的纸袋走出办公室。

  时间分秒流逝,等到那个身材火辣、风情万种的女子终于走出总裁办公室,踏进电梯里,莉娜立刻拿起等待批阅的公文和纸袋敲门而入。

  裴羿接过她呈上的公文,随即坐在办公桌前开始审阅。

  他领口半敞,衬衫上有明显的绉痕,领带和袖扣被随意扔在桌边,加上他那头略微凌乱的黑发,实在不难猜出他刚才做过什么“好事”。

  “裴先生,刚才少夫人来公司找您。”趁着裴羿低头审阅公文的空档,莉娜把握机会开口。

  闻言,裴羿停住笔下的动作,大约两秒——“叫她回去,我不想见她。”一提及夏静言,他烦闷的心情当下变得更加浮动,直觉便想避开她。

  “很抱歉,她已经见过您了。”

  裴羿抬头,一脸狐疑。“我没见过她,她又怎么会见过我?”这是哪门子的鬼逻辑!

  “我稍早在楼下遇到少夫人……”莉娜迅速将这整件事说了一遍。

  裴羿面无表情听完她的说明,反应不大,也没怪罪助理们没把门看紧。

  他将手中批好的几份公文递还给她。“通知各部门今天下午的会议全部提早四十分钟。”他一如往常的下命令,交予莉娜去执行。

  “是,我马上去通知。”临走前,她突然记起还拿在手中的纸袋,又连忙回头。

  “裴先生,我差点忘了告诉你,刚才少夫人是‘红着眼眶’离开的,还有,这是她‘亲手’为你做的点心,特别交代我要转交给你,怕你工作繁忙,不小心就‘累过头’,饿坏了肚子。”莉娜忍不住加重说话的语气,任何有点良心的男人都应该为此感到愧疚和不安才对。

  “我先出去工作了。”她不着痕迹地狠瞪了他一眼,恭敬地欠身、离开,力道稍猛地关上门。

  裴羿停止动作,看着那个绉巴巴的纸袋,消化着莉娜临去前所说的话。

  红着眼眶……她哭了?就因为看到他和别的女人的亲热行为吗?

  他摸着指上的银色婚戒,回想起刚才那名美艳动人的女子……

  她是裴羿几年前因工作往来而结交的旧识,当年她担任某大企业的高阶主管,两人曾因为公务上的需求而有过一阵子密切的接触,他很欣赏她在工作上的杰出表现,以及她对事业的企图心,所以两人在合作案结束后还偶有联络,算得上是少数几个没被他列为拒绝往来,又谈得上话的朋友。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