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左薇 > 老婆不乖 >
二十四


  一次共进晚餐后,她主动开口向他示好,直截了当的吻上他的唇,邀请他留下……

  往后,零星的激情在他们之间余波荡漾了一阵子,但两个人的关系却没有太大的改变,因为他们心里都明白,那纯粹只是成年男女各取所需的激情,他们尽情享受肉体上的欢愉,却也很有默契的保留心灵上的自由,谁也不想被对方约束,影响自己的生活。

  好长一段日子,他们各自忙于自己的事业,早已疏于联络,今天她突然来访,他也感到意外,但却不介意拨点时间见老朋友一面。

  他们聊了一会儿,她脸上依旧带着亮丽自信的笑容,明艳照人。

  “恭喜我吧,我升迁加薪了,今天公布了正式的人事命令,下个星期我就要飞到法国去就任新职了。”她突然走近,亲匿地搭上他的颈子,得意地炫耀,知道同样对事业拥有强烈企图心的他,一定能体会她此刻兴奋的成就感。

  “恭喜你。”

  “只有这样?”她轻抚他的嘴唇。“我们很久没见面了,你不想我吗?”

  他还来不及回答,她已经吻上他的嘴唇,一如往常的主动……

  以往,他不会拒绝她主动积极的求爱,尤其在经过几场严肃、紧凑的会议之后,享受她久违的热情不失为是个纾解压力的好方法。

  但今天,当热情的火焰延烧到床边时,他却还意兴阑珊地提不起半点兴致。

  他吻她,却想起另一双甜美如蜜的软唇;他抚摸她赤裸的肌肤,却无法忘怀另一片令他爱不释手的柔腻触感……

  “你心不在焉的……”女子舔吻他的耳廓,手沿着他结实的手臂一路往下……

  “是因为这个?”她拉起他的手,抚摸他指上的婚戒。

  “……”他的沉默,中断了这场骤然降临的激情……

  裴羿曾以为自己绝不会被一桩婚姻所影响,结婚也不过是家里多个人吃饭、身边多个女人睡觉而已,只要妻子帮他生个健康的孩子,善尽照顾之责,他不会亏待她,但也不允许她对他多加干涉,妨碍他保有单身时的自由生活。

  或许是因为他一直对这桩婚姻抱持着这种无谓的想法,致使他到目前都没有“已婚”的自觉,直到刚才被问到为何心不在焉的原因——

  他看着指上的婚戒,紧握拳头,这才意识到影响他自己的不是已婚的身分,更不是这枚无足轻重的戒指,而是她……那个老是不按理出牌,常常搞得他偏头痛的女人,夏静言。

  她明目张胆地捣乱他规律的生活,挑战他的底限,永远都学不会妥协和低头,害他常被气得火冒三丈,七窍生烟……但事后想来,又觉得她有时候的言行举止,实在是夸张得可笑,那逗趣可爱的表情,总让他不自觉地笑弯了嘴。

  而且,他也发现自己很喜欢看到她纤细指上戴着跟他同款的戒指,这一点细微的连结,令他觉得莫名地轻松、安心。

  他想,他是在意她的,但到底在意到何种程度,他心里却还没个底。

  裴羿的视线一转,落在那只纸袋上……

  他动手取出纸袋里的点心,咬了一口,细细咀嚼,默思……像在品评内心对她的感情究竟有多浓烈。

  天色稍暗,裴羿的座车缓缓驶进裴家大门。

  甫踏进家门,称职的管家立刻迎上前去笑脸问候。

  “你回来了,少爷。”美桃朝他身后探了几眼。“……一个人吗?”

  “该有别人吗?”不好的预感陡然窜出。

  “因为下午少夫人说她要亲自把你需要的文件送到公司,还一副迫不及待要去见你的样子,过了那么久的时间,我还以为你们会一起在外头用过晚餐再回来。”

  “她还没回来?”他双眉稍敛,估算着她从公司离开的时间。

  “呃,是的,少爷。”美桃感觉到气氛有异,想了想,又开口问道:“需不需要我打通电话到夏家——”

  “不需要,她又不是三岁小孩,想回来还怕找不到路吗?”他微恼地丢下这句话,举步离去。

  美桃看着他的背影,摸不着头绪。

  一楼——

  裴羿一进房便扯开脖子上的领带,连同西装外套一起甩到床上,手杖也因过度使力碰撞发出巨响。

  裴羿僵坐在床边,情绪降至谷底,恍若一座冻了层千年寒冰的雕像。

  该死的,那女人到底跑到哪里去了!整个下午不见人影,也不晓得打通电话回家!难不成……她是因为撞见他与别的女人的亲密举动,才故意赌气闹失踪,想让他担心的吗?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