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左薇 > 老婆不乖 >
二十五


  又或者,这又是另一桩她早有预谋的逃家计划,打着从他手里逃脱的如意算盘,从此永不回头?

  哼,如此任性妄为的举动,果然像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才有的行事作风。

  可惜他不吃这一套!她也休想靠这种离家出走的烂招数引起他的关注,好像她真有多重要似的。

  如果她敢就这么一去不回,他非但不会费心寻人,还会让姓夏的一家人尝尝得罪他的下场会有多悲惨,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

  裴羿嘴硬地告诉自己,像那种只会给他惹麻烦的女人,多丢几个也不心疼。

  然而他愈是着急,愈是生气,就愈不能欺骗自己——现在的他,其实比家里的任何一个人都心急如焚!

  若不是因为整颗心都挂念着她,今晚他甚至不会放下未完的案子提前归来……

  该死的,那女人为何总让他操心!

  第六章

  时间接近子夜,客厅里聚集了一群不时交头接耳、捶胸顿足的人,他们个个忧心忡忡,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来回踱步,但又碍于裴羿的命令,不敢轻举妄动,免得先引爆楼上那座火药库,把场面炸得更加凌乱。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此刻待在房里的裴羿才是这屋子里最心浮气躁的人。自从踏进房里,他的心就没半刻平静,全被怒气和咒骂塞爆了,不但没吃晚餐,带回来处理的公文也全搁在公事包里,动都没动一下。

  瞄了瞄腕上的时间——他握紧重拳,仿佛手里掐的是那女人的脖子,可惜,她已经消失了整整八个多钟头,而他却碍于面子问题,迟迟拉不下脸来命人打通电话去确认一下,她是否平安地待在夏家,或者……应该直接报警处理?

  裴羿在心里重复第N次咒骂,楼下却突然传来一阵骚动——

  “回来了!少夫人回来了……少——少夫人跟……跟表少爷一起回来了。”

  老张欣喜若狂的声音由远而近,从门外传进客厅,他报喜似的从外头一路狂奔进客厅,上气不接下气地宣布。

  过没多久,果然看见严司佑和夏静言也步入客厅,或者应该说,夏静言根本是被严司佑搀扶进屋内的。她像只无骨水母,全身软趴趴地倚靠在严司佑身上。

  “少夫人受伤了吗?”他们还没走近,小雨已经急着探颈询问。

  “不,她只是喝醉了。”严司佑笑了笑,小心翼翼将怀中烂醉如泥的夏静言扶到沙发上坐下。

  小雨走到夏静言身边,一股呛鼻的酒气立刻直扑而来,散染在四周的空气里。

  “你带她去喝成这副德行?!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裴羿突然出现在众人身后,一见到满身酒气、几乎醉到不省人事的夏静言,立刻把矛头指向严司佑。

  天杀的!整个屋子的人都在这坐立难安地担心她的安危,他们两人倒悠悠哉哉的在外头饮酒作乐。

  “嘿,冷静一点,我可没‘带她’去喝酒,我在医院里忙了一整天,刚刚才下班,连晚餐都还没吃呢!”严司佑觉得自己实在很无辜。又没人通知他,他怎么会知道大家都在找夏静言啊?

  “那你怎么会跟她在一起?”裴羿怀疑地质问。

  “哦,那是因为……我朋友刚好到她喝酒的那间酒吧去聚会,他们一起聊了几句,碰巧提起我,以为她是我的朋友。他们看她喝多了,怕她一个人会有危险,就打电话联络我去接她回家。”严司佑不得不佩服起自己急中生智的顺溜口才。

  裴羿用锐利如锋的眼神盯着严司佑,像在衡量他话中的可信度,也像在警告他最好别瞎扯谎来骗他,否则他就死定了!

  严司佑额上冒出几滴汗——当然,是因为天气太热的关系,不是心虚哦!

  “小雨,你不是说少夫人没带钱出门吗?那她怎么有钱买酒,还醉成这副德行?”他看了小雨一眼,清楚记得她说过的话,所以才会更担心身无分文又不知去向的她。

  胆小的小雨被裴羿这么一瞪,立刻吓得倒退几步,半晌都吐不出话来。“这这这……”她也不知道啊,下午少夫人出门的时候,明明没带钱包的。

  “是你帮她付的酒钱?”锋利的箭头再度指向严司佑。照这情况看来,夏静言根本就喝挂了!要是她身上没带钱,怎么可能醉成这副鬼德行。

  “哦对,没错,是我付的钱,她真的喝了不少酒呢,所以……小雨,我看你就先送少夫人回房休息吧。”严司佑开口替小雨解围。

  “既然人已经平安送到家,现在时间不早,我也该走了。”今晚气氛欠佳,他还是先走为妙,免得又招惹来其他倒楣事。

  “先生……”严司佑还来不及转身,瘫软在沙发里的夏静言却突然苏醒,伸出一只手往空中挥了几下,拉住严司佑的衣袖。

  众人的焦点顿时聚集到的夏静言身上——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