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左薇 > 老婆不乖 >
三十一


  现在她不想看他,也不想被他碰触,因为此刻她的心痛得像快要窒息一般难受。

  刚才,她坐在这里努力回想昨夜发生的事,但可悲的是,她竞只想起了自己亲眼目睹丈夫和别的女人在床上亲密调情的景象,对于踏进酒吧后所发生的事情,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就连昨夜……她也毫无记亿。

  多么讽刺啊!她竟然对自己的初夜毫无印象,脑海里清楚记得的反而是丈夫跟别的女人拥吻、爱抚的亲热画面,有哪个女人可以忍受得了这接二连三的不堪与折磨呢?不,她受不了……她觉得头痛欲裂,心也一样。

  “你别哭了好不好,我们是夫妻,会发生关系也是理所当然的。”他实在不晓得该如何安慰一个哭泣中的女人,他宁愿她大吼大叫的跟他发脾气,也不想看到她伤心欲绝的痛苦模样,好像他是个无情的刽子手似的。

  “请你……走开……”她只能重复这个请求,其他的字句对此刻的她来说都太过困难了。

  裴羿站直身子,不再多说,静静退出浴室,让出她所需要的空间。

  他换上西装,下楼交代了几句,连早餐也没吃便出门上班。

  这真是难熬的一天。

  一走回办公室,裴羿立刻扯掉脖子上的领带,气愤的甩到一边。

  今天他的心情恶劣到极点,不管看到什么都有股想破口大骂的冲动,尤其是他自己!

  实在搞不懂他的大脑为何一再重播那张悲泣不止的脸孔,害他活像被催眠似的完全无法集中注意力。

  如果不是她那张哭得梨花带雨的脸整天盘绕在他脑中,干扰他向来冷静果断的思考逻辑和判断力,他也不会连续在几场会议中数度失神发呆,还为了掩饰自己的失常刻意刁难部属,搞得整间会议室愁云惨雾、哀鸿遍野,整日下来,毫无工作进度可言。

  是的,他承认自己的确很在意她的悲喜。她笑,他的嘴角便会不自觉上扬;她哭——这是第一次,但它的影响力却是史无前例的惊人,让他心如刀割。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时间,他将比平常加倍的文件一口气扫进公事包里,在众人的惊讶目光中步出办公室。

  回到家里,一见到夏静言不在房里,裴羿立即下楼向美桃询问她的下落。

  “少夫人在饭厅里,正准备用晚餐,不过……”美桃一副欲言又止,难以启齿的模样。

  “怎么了?”

  “少爷,你别怪我逾矩,但昨晚的事……你可不可以别再责怪少夫人了?”

  他没答话,等着她往下说。

  “我想少夫人一定也为了昨晚的失态感到难过,她今天一整天都把自己关在房里,不让我们进去也不吃东西,我们好不容易才把她劝下楼来吃晚餐,她的气色看起来糟糕透了,教我们看了都心疼呢!”讲到这里,老人家满脸愁容,眉间的皱纹更深了。

  “我知道了。”他走进饭厅,五官绷得更紧。

  关在房里?不吃东西?哼,她还真懂得如何折磨别人、虐待自己。

  夏静言坐在餐桌前,手里握着刀叉,却动也不动。

  裴羿走到她对面的位置坐下,看着她不发一语的落寞神情。

  不见早上的哀伤与泪水,也没有平日的自信光彩,意志消沉的脸上只留下憔悴的平静,和一对红肿无神的眼睛,任谁看了都会心生不忍。

  再打量她盘中的食物,几乎和自己面前刚端上来的这盘没两样。

  “绝食……抗议还是博取同情?”他为她牵挂了一整天,她却在家虐待自己的身体!教他看了既心疼,又火大。

  他真的不懂她到底在闹什么脾气,难道跟自己的丈夫上床有那么罪大恶极吗?

  她默不作声,正了正肩膀,开始把食物一口口送进嘴里,用力咀嚼,咽下。

  很明显的,她就是不愿在他面前示弱,虽然一点食欲也没有,嘴里也如嚼蜡般无味,但她盘里的食物却消失得越来越快,只想快点结束掉这一餐,赶紧远离他。

  “吃慢点,小心噎着。”一见她吃得急,他不假思索地付诸关心。

  岂料话才说完,她便捂住胸口,咳岔了气。

  他立刻递上水杯,却被她倔强的拒绝。挥手洒翻了一桌子的水。

  她大口呼吸,觉得心口越来越难受,就像被那滩水淹没了一样……

  “静言。”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