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左薇 > 老婆不乖 >
三十六


  第八章

  翌日清晨,夏静言梳洗完毕,准备下楼吃早餐。

  她边走,边揉着僵硬的后颈,觉得脑袋昏沉沈的,浑身都不舒服,充斥着宿醉的后遗症。

  想想她的酒量还真的很差劲,不过几杯红酒,她就醉得——

  她突然停下脚步,瞪大眼,又眯起,努力回想昨夜……不不不!一定不可能是他,但除了他……不,应该不是……也许不是……呃……希望不是……

  她摇头晃脑地走着,踏进饭厅——

  就是他!在看到裴羿的当下,她便肯定地想起这个可怕的事实。

  一股悔不当初的懊恼直冲脑门,令她暗地里哀叹了一声,却只能别无选择的走向餐桌。

  怪了,平时她很少在餐桌上与他碰面的。她用餐的时间,他不是老早出门,就是还没回家,再不然也是待在书房里忙个没完,怎么最近一反常态,老是悠哉地待在家里吃饭,还挑准她特别不想看到他的时间点呢?

  “早。”他合上第五份报纸,抬头向她打了声招呼。

  “早。”她颇不自在地回了声,开始这顿沉默的早餐。

  夏静言低着头,小口小口地用餐,眼角余光还不时往他身上飘,心想他怎么如此冷静,还没对她大发脾气?按照惯例,他应该不会这么容易放过她才对。

  她看着他,一顿早餐吃得战战兢兢,再也沈不住气——

  “昨晚我是不是——”

  “是。”

  “是什么?”奇怪,她话都还没问出口耶,他有必要答得这么急吗?

  裴羿喝了口咖啡,优雅的切开盘中的培根。“自己出了什么糗,还需要我再重复转述一遍吗?”

  一句话就堵得她哑口无言。她立刻心虚地低下头,不敢看他。

  果然没错,她依稀记得昨晚严司佑走后,留下了另一个人来陪她,当时她醉得糊里糊涂,不但对那人耍任性、发酒疯,最后还赖到人家身上抱着不放…….最惨的是,一觉醒来才模模糊糊的想起那人竟然是裴羿!

  “对不起。”她恩怨分明,含糊地道歉。

  真讽刺,她昨天才为了上次喝醉酒的糗态向严司佑道歉而已,今天又——唉,酒精果然是穿肠毒药,害人不浅。

  不过换个乐观的角度想,至少这次她只有赖到他身上,而不是床上……

  她偷偷吐着舌头,小小的心思在双颊上化为一抹嫣红。

  裴羿不动声色地将她可爱的模样收进眼底,拿起纸巾拭嘴,好掩饰嘴边的笑意。

  “不必道歉。”他站起身,拿起一旁的报纸及杂志。

  见到他要离开,她偷偷松了口气,庆幸自己终于能轻松自在地吃顿早餐了。

  想不到这次他居然这么轻易就放过她,完全没打雷下雨,真是上天保佑。

  然而他却在走过她座位时停下脚步,弯下腰在她耳畔轻言道——

  “看在你那么诚恳地说爱我的分上。”

  轰地一声!她如遭雷殛地瞪大眼,手里的刀叉落在桌上,什么食欲都没了。

  他灿烂一笑,心情大好。总算不枉他昨夜充当“慈母”伺候她就寝,今早又特地延后工作时间,坐在这里等她下楼用餐了。

  他一走,她立刻懊悔不已的抱头苦叹。

  完了,昨晚她到底还说了什么丢脸的话?怎么一点都想不起来……

  这夜,夏静言香甜入睡,在柔软的枕头山上安稳成眠,然而正当熟睡之际,耳里却隐隐约约的飘进一丝痛苦的呻吟……

  半梦半醒间,她怀疑自己在作梦,但那声音却越来越清晰,仿佛就在她身边……

  她睁开沉重的眼皮,迷迷糊糊地寻向声音来源——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