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左薇 > 老婆不乖 >
三十八


  “我刚才不是说过了要看看你的脚有没有事吗?你耳朵有问题是不是?”她也不客气地吼回去,顺道赏了他一记白眼。

  她小心翼翼地碰触他的左腿,动作又轻又柔,就怕再弄痛了他。

  “别装了,你不用勉强自己。”她怎么可能不对这恶心的画面产生反感。

  “不过这样也好,你刚好乘机看清楚自己嫁的是一个残缺不全的男人,一个拖着条废腿、连路都走不好的瘸子!”他恼羞成怒的自嘲,抢先一步践踏自己的自尊心,宁愿选择自刎,也不想等着她用嫌恶的言词贯穿自己的心。

  夏静言懒懒地抬眼看他。“裴先生,你这是在自卑吗?”

  她不明白他为何总要放大自己的伤势?他左腿的行动力明明没那么糟,他却硬要把那一点点迟缓的反应说成严重的缺陷。

  她相信这个家里没有一个人会把他视为行动不便的伤残人士,尤其是他对她穷追不舍的时候,她真怀疑有问题的是她自己的脚,而不是他的。

  “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不是因为自卑,所以才故意这样说自己?”在她看来,因苛求完美而引起的自卑,才是他会如此在意那条腿的主因。

  “少瞎猜。”她一针见血的道破他内心的懦弱,但他绝不会承认。

  一直以来,他都用最严格的标准不断要求自己缔造更杰出的工作表现,为的就是填补因身体残缺而折损的自信心。而他心存自卑的最好证明,就是极度的低调与神秘,无论任何的访问与邀约,他都一律回绝,因为只要他一现身,就摆脱不掉别人对他左腿的好奇目光,而他痛恨那些人窃窃私语的眼神。

  久而久之,冷漠和孤傲便成了他最佳的保护色。

  “不想承认就算了。”她不想再与他争辩。

  乍见他的伤,她的心拧得紧紧的,感觉好难受,就像他过生日的那一天一样,她发现他伤痕不止留在腿上,更深深的烙在心底。

  划在心口上的伤……她很清楚那有多痛、多难愈合,正如她生母留给她的遗憾。

  “脚还痛吗?”她语气里带着一抹疼惜的温柔。

  他愣了下,伸手摸摸自己的膝盖。“好多了。”跟先前比起来,现在这点疼痛已经微不足道。

  她的视线移到他腿上,稍微施压——

  “噢——你干么!”他立刻痛得大叫。

  果然,他又在嘴硬了。

  “我看你还是找个时间去医院检查一下比较好。”刚才他发作的模样实在太可怕了。

  裴羿捂着痛处默不吭声,眯起眼瞪着她。

  他最讨厌的地方就是医院了!在那鬼地方整整待了两年多还不够吗?

  “等我一下。”她下床走进浴室,拧了条热毛巾,再度回到他身边。

  “先躺下。”她替他调整姿势,然后把毛巾摊开,敷在他腿上,轻轻地从膝盖开始往下按摩……

  温暖的热度加上力道适中的手劲,逐渐舒缓了腿上那股沉闷的痛疼,让肌肉完全放松,连他眉间的紧绷也跟着一扫而空。

  “想不到你还有点长处。”他就是拉不下脸直接夸奖她。

  “哼,本小姐的优点多得很,随便露一手就吓死你了。”论起按摩这本事,她可是自信得很。

  看着她得意的小脸,裴羿嘴上多了抹笑意,心想她还真是个会为这种小事沾沾自喜的女人。

  他静静地凝视着她,直到疲惫不堪的身体挡不住浓浓的倦意,才终于合上沉重的眼皮。

  夜更深,裴羿幽幽地睁眼,迷茫的目光落在枕边,见到身旁空无一人,他摸索着起身……

  没想到却看到夏静言蜷缩着身子窝在他腿边,手里还抓着条捏绉的毛巾,他的心头突然涌现一阵暖意,和说不出的感动。

  裴羿轻轻抽走她手里的毛巾,尽可能在不惊动她的情况下,替她调整睡姿。

  照她这睡姿,明早起床肯定全身酸痛。

  面对面躺下,裴羿万分怜惜的注视着她的甜美睡容,忍不住拾起一撮细柔的发丝,缠绕在指间把玩。

  只有这时候,他才有机会细细欣赏她卸下防备后的柔美。

  他知道她还在跟他闹脾气,所以竖起高墙,拒绝接受他的亲近,可是在他身陷痛苦的时候,她却还是愿意对他伸出援手,不吝啬的给予最温暖的关怀。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