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左薇 > 老婆不乖 >
四十六


  她哑口无言,眼眶含着水光,愣愣地摇头。她不懂,自己在他眼里怎么会是一个如此不堪,又深具城府的女人。

  “怎么不说话?因为计划被我揭穿,所以心虚了?”他毫不留情地继续刺激她。

  “不,我没有,真的没有!”她找回自己的声音,大声否认。

  “你有,承认吧,你是为了钱才会嫁给我,更是为了钱才会对我隐瞒身世,你留在我身边,全都是为了我的钱!”他一口咬定她是个贪婪爱财的女人,把她逼到无路可退,几乎快要崩溃。

  他倒要看看这个固执的女人还能嘴硬多久,死撑多久,才肯对他“招供”。

  “我不是,我不是为你的钱,我是因为……因为……”她吼叫着捂住耳朵,却无法阻挡他直逼而来的无情目光,残忍的刺穿她淌血的心脏。他怎么能这样想她?她从来没想过要从他身上得到任何好处啊!

  “因为什么?你说啊,我倒要听听你还有什么自圆其说的借口。”他抓着她的双腕,不再给她畏缩的空间,也防止她临阵脱逃。

  这次,他一定要听她亲口承认。

  “因为……”她看着他强悍的黑眸,丧失了最后一丝挣扎的意志力。“因为……我没想到我会喜欢上你,我没想到……会那么喜欢你,那么舍不得离开你……”她低下头,抖动着双肩,泪水像突然袭来的骤雨,怎么也停不住。

  如果说她真有贪图过他什么,那便是他全心全意的爱情了。

  没错,她是有很多机会向他坦白,但她不敢,因为她害怕面对他得知真相后的反应,害怕会马上失去他,就像现在这样,一如预期的心痛……

  她就要失去他了吧?因为他想娶的是一个家世、容貌、个性……各方面条件都配得上他的女人,从来就不是她。

  “你终于肯承认了吗?”他挑起她小巧的下巴,四目交接——他眼中依旧闪着微怒的火光,但以面纸拭去她泪水的动作却是轻巧而温柔的。

  “裴羿?”她傻傻地望着他。

  “你所说的每句话,我全都相信,不相信的人……是你,因为你不信任我对你的感情,所以才不敢把真相告诉我,害怕我会因此而嫌弃你。因为你怀疑我对你的真心,所以你一直不敢接受我,承认你也对我有好感,是吗?”从她刚才那番“坦白”,再加上之前她在后花园里喝醉时透露的话,他便已推敲出她的思路及顾虑。

  原来她不是不喜欢他,而是不信任他,这份认知令他又气又难过,尤其是她还因为这份不信任,让自己吃了这么多苦,甚至白白挨了一顿打。

  这个愚蠢至极的女人,到底凭什么揽下这一肩的痛苦与压力?却不肯鼓起勇气对他坦白,相信他一次,相信他真正深受她吸引的,并不是那些外在条件,而是她那颗善良又体贴的心。

  夏静言心慌地别开脸,不敢直视他洞悉真相的双眼,因为她无法否认……自己在面对感情时的确表现得十分懦弱及胆怯,甚至不敢相信自己也会有抓住幸福的机会。

  他说得对,真正心存怀疑,不敢相信人心和真爱的人,是她自己。

  裴羿盯着她的脸颊,目光又不可避免的落到那片红肿的痕迹上,万分后悔自己当初竟会答应让她回去看那对狼心狗肺的势利鬼!

  裴羿整个人笼罩在低气压里,愈想愈生气……

  他突然扳正她的脸,粗野的吻住她的唇,掠夺她柔软的甜美,像在为心中窜动的怒气寻找发泄的出口,却又不可自拔的沉浸在这美妙的感觉里,火热的缠绕住她不知作何反应的滑嫩小舌,煽情地挑逗……

  她被突如其来的烈火灼得喘不过气,仿佛快要窒息,差点昏了过去。

  当他终于大发慈悲的放开她时,她仍气喘吁吁地不能自己,刚被激烈吮吻过的唇瓣比脸颊更为红肿,显得娇艳欲滴。

  她捂住心口,惊羞的盯着他,不能理解他这举动是何用意。

  “这就是我的答案。”他严肃而认真着的宣布。“你最好给我相信,不管你是什么身分,我都要定你了,就算你不愿意,我也不会放手。”又是他惯用的霸道口吻,甚至带着几分责备。“我不是说过了吗?这个家少了你就不完整,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啊。”

  夏静言望着他,不太能消化在第一时间里听到的话。

  他说……他要定她了?而不是大发一顿脾气,直接把她轰出大门?

  这简洁有力的告白,占满她的心,安抚了她连日来飘摇不定、极不安稳的思绪。

  既然不容拒绝,那么她愿意相信,只有这个男人……她想爱他,不计结果的全心爱他。

  “有没有还手?”他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她愣愣看着他。

  “我问你被打的时候有没有还手?”

  她听懂了,缓缓地摇了摇头。

  他抿了抿嘴,深拧浓眉,一副有气无处发的郁卒模样。

  “听着,你大可保有你的自尊,继续倔强,跟我闹脾气,就算三天两头闯祸、惹麻烦也没关系,但是不准再让自己受伤,一点都不行,因为我会比你更痛,知道吗?”他郑重的警告她,语气里却充满不舍,指尖隔着空气划过她的脸颊,却不敢真正碰触她。

  亏这女人反抗他的时候一身蛮力,真正遇到危险时却乖得像只病猫,竟不懂得还手自保,动手反击。

  她沉默着,没答话,只是盯着他看。

  “怎么,是没听懂,还是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他望着她眼里的水光,故意坏心地问她,可不准她再有任何逃避或口是心非的举动。

  夏静言张了张口,却没发声,因为想说的太多,一时间反倒挤不出半个字。

  “唉,我难得对一个女人说出这么动听的话,还以为你会感动得扑进我怀里大哭呢,不过算了,反正我现在也不能抱你。”他得寸进尺地捉弄她,明知道个性直爽的她是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老天啊,她可知道她此时脸上窘困娇憨的表情有多可爱吗?害他几乎忍不住要伸手拥抱她,只可惜她身上有伤,害他只得拚命克制扑倒她的冲动,逞逞口舌之快。

  这笔帐,他会记在姓夏的那家人头上,绝对!

  “去换件衣服,好好休息,我外头还有事情要处理,晚点我会请司佑过来一趟,帮你仔细检查伤势。”他不再逗她,反正来日方长,有得是时间。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