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左薇 > 老婆不乖 >
四十九


  他炙热的目光凝滞在那细白如雪的肌肤上,黑眸添上几分不舍,心疼那些异色的痕迹在她肤上看来格外刺眼。

  每次帮她上药、推揉,总要乘机逗逗她,藉以分散她的注意力,因为她嘴上虽说不痛,暗地里却常咬紧牙,轻拧眉心。

  裴羿将累积的痛苦及不舍全藏进心底,而这股椎心之痛,他当然不能独自承受。

  阴狠的寒光瞟向一旁,瞪着被扔在角落的报纸,他冷冷的牵动嘴角,舌尖仿佛尝到嗜血的快感。

  不,当然不是他!若由他“亲自”处理,可用不着耗上一个月……

  “裴羿?”她柔声轻问,拉回他的注意力。

  “伤口都愈合了,瘀痕也淡了许多。”他高挺的鼻尖轻触着她敏感的后颈,闻到她身上充满盅惑的女人香气。

  “只要再推揉个几天……”他避开伤痕,轻抚她凝脂般的肌肤。

  “所以我就说我没事了嘛。”她想蹲下去捡起散落的睡衣,腰间的手却不肯松开,牢牢的环住她。

  她偏过头想抗议,却意外落入他火热的吻里。湿热的火舌窜入她口中,缠卷她惊愣的小舌,品尝她青涩甘醇的滋味,如清泉般甜美……

  不甘于单方面的付出,他抵在她唇边命令道:“吻我!”然后将她卷入另一波热浪里。

  被吻多了,她不免也学会一点诀窍,她轻轻牵动舌尖,勾住他轻绕……

  这小小的火花立刻引燃裴羿更多热情,他加重技巧,吻得更加狂野撩人,激烈的唇舌相缠……

  她气喘难平的靠在他怀里,在昏厥的前一刻,及时找回自己的呼吸。

  “快点好起来,我想要你,好想好想……”他贴着她的粉颊耳鬓厮磨,像只撒娇的大猫。

  如此直接的求爱,令她双颊胀红,面若桃花。

  “裴羿,你……为什么会喜欢我?”虽然被他宠爱的感觉是如此幸福、美好,但每每静下心来,她总是不由得想起他对她的态度,似乎就是从那一夜的肉体关系后开始有了变化。

  他对她的好感,是否也跟他对别的女人一样,仅仅来自男人狩猎的野性?

  思及此,她的心淡淡地发酸了。

  “你美丽的身体、漂亮的容貌。”

  她愣住,心冷了一大半,没想到真的是——

  “倔脾气、死心眼、爱顶嘴、不听话、惹麻烦……”他嘴角上场,细数着。“等我发现时,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你,现在,我暂时想不出有什么不爱你的地方。”他抱紧她,下巴懒洋洋的靠在她肩上。

  她的心瞬间解冻,像充足热气似的飘上天。

  扬着无限甜美的笑颜,她缓缓转身,娇羞地放下挡在胸前的手,羞涩的抬起头——

  “那就……爱我的全部。”她赧颜娇俏地看着他。

  裴羿的瞳中闪过惊诧,在深不见底的浓墨里映出晶亮的光泽。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他屏气凝神,努力忽略那股直冲脑门的热气,给她澄清的机会,希望她明白那些话对一个渴望她的男人而言非同小可。

  她轻咬着下唇,伸手拉开他浴袍的系带,又揪住他松开的领口,轻扯、推落——

  健硕的体魄瞬间变得一丝不挂。

  她紧张的目光落在他厚实的胸膛上,发现那是与自己截然不同的阳刚肤色。她长睫轻垂,视线随着均匀的暖色往下延伸,平滑的纹理却突然多了一道粗厚的疤痕,突兀的嵌在精瘦的腰腹间。

  她的心微地一抽,想起他老说心疼自己背上的伤,然而那比起他所受过的苦刑,根本微不足道啊!

  水眸蒙上晦涩,她纤细的指尖抚上纠拧的粗疤,不舍的移动,延续到他的下腹侧,终告终止,但才相隔不到几公分,左腿上那片她早知道,却未曾一窥全貌的残酷景象,又再次撼动她抽疼的心。

  激情过后,两人亲匿地相拥而卧,裴羿将头轻靠在她柔软的胸前,说什么也不肯移开。

  夏静言无力推拒,只得任由他耍赖。

  “我到底是嫁了个大男人,还是小男孩?”她打趣地说道,了解他越深,越觉得他像个任性的孩子.

  “我很乐意证明给你看。”他使坏地一笑,大手立刻在她身上暧昧游走,随处偷袭,逼得她惊声尖叫。

  刚才经历的欢爱场景,还让她的心怦怦跳呢!

  两个人在大床上你来我往、一推一拒的嬉闹着,完全没发现那阵由远而近的脚步声……

  矸砰砰——

  门被敲响了,力道不甚客气。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