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子玥 > 逾期大牌妹 >


  盛茗袖的眉头蹙起,似打了七八个结。如今生活虽然落拓,但却是她第一次尝到自由的滋味,她不管也不想知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李柏青打什么主意。

  不过情况由不得她,只见盛母啜口茶,挑了挑眉,“茗柔说得没错,以前你总嚷着没有选择,如今你还有什么意见?”

  虽已年过五十,但盛母的眉眼之间仍风韵犹存。躲债的生活并没有磨去她的贵气,举手投足依然从容优雅,眼神更是犀利。而此刻,她锐利的眼神藏在笑容之下,朝大女儿射出。

  盛茗袖当然懂得母亲的意思,就是要她非得挑个人赔上自己的婚事不可。

  李柏青旁观许久,终于开口道:“这件婚事是由目前失踪的盛先生与家父定下的,我想,盛小姐应该没有拒绝的权利。”

  他黝黑的眼眸进射出不容拒绝的坚持,令盛茗袖极度反感。

  虽说破产后的生活磨去她尖锐的棱角,但自小养成的傲气仍潜藏在骨子里,哪容得了他人以上对下的态度对她,更何况还是这么不讲理的事情。

  她当下认定这男人的讨厌程度只比林胜阳低一级。

  “既是我父亲与令尊定下,那就让我父亲去嫁好了,如果我母亲没意见的话。”

  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哪还有奉父母之命这种事!

  李柏青看来也不像是会让父母压着自己完成婚姻大事的人,怎会说出这么可笑的话?

  盛茗袖几乎真相信父亲在瑞士银行藏有巨款、珠宝这回事了。但若真有这笔钱财,父亲何必躲得不见踪影?

  盛母闻言呵呵笑道:“茗袖真爱说笑,你说是吗,柏青?”“是。”

  盛茗袖瞪了附和的李柏青二-眼,抗议地叫出声,“妈!”

  “都多大年纪了,还妈呀妈的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还没断奶呢!”盛母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李柏青这个女婿越有趣,“柏青啊,让你见笑了。” 

  “不会的,伯母。”

  “该改口叫妈了。”盛母热切的说。

  从那双带着精锐的高雅笑容里,李柏青看不见丝毫伪装,却也看不出心思,这让他意识到眼前的妇人并非自己所想的简单,至少她绝对不是因为穷怕了而把女儿随便往一个有钱男人的怀里塞。

  他不晓得盛母知道了多少,但他在心中暗自提醒自己要留意这个未来的岳母。

  他扫了一眼睑带不悦之色的盛茗袖,相较之下,她的心思就比她的母亲要来得简单多了。

  “那么从明天开始,我会拨出时闻与茗袖培养感情。”

  “好好。”盛母欣慰的笑着。

  “那也就是说,我的未来姐夫是你喽?”盛茗柔鬼灵精怪的瞄了眼俊雅含笑的李柏青,决定倒戈到他那边去,开心的嚷道:“那我算是你未来的小姨子,你要怎么巴结我?”

  她摇别有所求的模样可爱极了,令李柏青想起自己妹妹小时的逗人模样。

  这盛家两姐妹,予人的感觉真是大不相同啊!

  “茗柔!”盛茗袖受不了妹妹当着她的面向别人输诚,而拉下脸。

  早知道姐姐是只纸老虎的盛茗柔,朝她扮了个鬼脸,“我比较喜欢李大哥当我的姐夫。述是……姐姐你比较喜欢林胜阳?那我只好牺牲自己的喜好了,毕竟要嫁的是姐嘛!”说到后来,她还觉得自己委屈了。 

  盛茗袖很想发飙,但碍于有外人在场,她只能忍下,却还是忍不住讽道:“你还记得要嫁的人是我?”

  “哎呀,姐问这话好奇怪,我又没有老人痴呆症,怎么会不记得要嫁的人是姐呢?”

  “盛茗柔……”她沉下脸。

  听到姐姐低八度的嗓音,盛茗柔知道她真的动气了.吐吐舌乖乖的闭上嘴。

  李柏青见状笑了笑,“茗柔没有恶意。”

  “这是我们的家务事,与外人无关。”盛茗袖横了他一眼。

  “哎呀,姐,李大哥怎么会是外人呢?他是未来的姐夫啊!”

  “盛、茗、柔!”

  呀,她又嘴快了。盛茗柔伸出两手食指在自己嘴巴前打个叉,表示闭嘴。

  她知道姐要负担家计很辛苦,不过越是辛苦就越要懂得笑看人生嘛!整天绷得紧紧的,会把好运都吓跑的。 

  “李先生,如果没其他事,你可以离开了。”盛茗袖转向李柏青下逐客令。

  她对有目的而来的男人没什么好感,他基本上跟林胜阳是一丘之貉,一样肚子里装着坏水。

  “别理茗袖。”盛母开口,“她是害臊。” 

  不能开口的盛茗柔猛点头表示同意母亲所言。

  “我不是害臊!”

  如果不是太了解自己的母亲,盛茗袖真要把电视上卖女求荣的坏女人形象套到母亲身上了。 

  姓李的到底有什么通天本领,见面没多久就把她家人唬得服服帖帖的? 

  “没关系的,伯母”。”李柏青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意,没有任何不悦,“我下午也还有事,是该离开了。”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