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子玥 > 逾期大牌妹 >


  盛茗袖就着后照镜看着他的眼睛,虽然他嘴角带笑,但很容易就能发现他的眼里并没有笑意,只有冷漠疏离。

  虽然称不上有多精准,但她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觉。 

  李柏青发动车子,动作流畅的倒车开出停车格。

  她问:“要去哪里?”

  “送你回家。”他的答案令盛茗袖狐疑地挑起右眉。

  他特地来这一趟,只为了接她放学?

  “我不回去。”李柏青没开口,等她自己说出原因。“我必须去找新的工作。”

  上个工作因她的冲动……不,是一头蠢猪害她搞砸,所以她必须去找新工作,否则下个月就得喝西北风了。

  听到她的回答,李柏青回想起调查报告上的内容,随口道:“你不是已经有兼三个家教了?”

  “你调查……”盛茗袖一顿,这似乎不是什么稀奇或值得讶异的事,他都能找上门来了,当然不乏调查的动作。 

  李柏青分神瞄了一眼后照镜里平静的娇容,“怎么不往下说?”

  “你喜欢被骂?”她挑眉反问。

  若换作以往的她,肯定劈头就骂。甚至会冲动的开门跳车也不愿与他同车,但她已经不是以往的娇娇女盛茗袖了,连带的抛去了许多不必要的在乎。她学会先衡量事情轻重才下决定、付诸行动。比方说,若她现在冲动跳车,首先就可能被后方来车辗毙,若有幸不死,也必须付出一笔庞大的医药费,而若后方来车为了闪避她而紧急煞车造成连环车祸,她除了可能得吃上官司,还会在盛家-犹如天文数目的债务上再加一笔不小的赔偿金。最可怕的是,万一闹上电视,会给父亲的债主得知行踪。唉!算了。

  注意到她无声的叹息,李柏青没有回答她,下意识思考她叹息的原因。

  调查报告上说,盛茗袖是个标准被宠坏的大小姐,态度高高在上,好使性子,稍不如她意便耍脾气,专长是在各宴会里当称职的花瓶。

  但如今的她却不是那么回事,或许仍有些傲气,”但已经懂得收敛脾气,这是怎么样的经历所换来的?

  她是否仍抱着父亲会归来,再度重回上流社会的希望? “喂,送我到重庆南路去。”

  李柏青回过神,看到后照镜里的她理所当然的说。“我不叫喂。”

  爱计较!“李先生,请送我到重庆南路的台湾书局。”

  “柏青。”他提醒着。

  “我知道你的名字。”她并不健忘。

  “既然知道,就叫我的名字。”他方向盘一转,真当起她的司机。

  “不好吧!”她没打算跟他扯上关系。

  “这是你的权利。”

  “我没有这种权。”

  “你是我的未婚妻。”

  “我不是。”

  李柏青一顿,“我想我该问问你讨厌我什么?让你如此排斥我。”

  “我不讨厌你。”她两手一摊,见他不吭声也知遭他一定在怀疑,“好吧!是有一点排斥。”

  “为何?”他挑了挑眉,他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况且第一次见面他便从林胜阳那痞子手中救下她,他不以为自己有如此惹人厌。

  这个姓李的问得如此理所当然,肯定不了解女人心。

  还是他以为自己条件好到只要他开口,没有女人舍得拒绝?

  哼!自恋。就跟以前的她一样。她不得不承认这个讨厌的事实。 

  “既然不懂,就别问。”

  “我求知欲旺盛。”

  就跟盛茗袖猜的一样,李柏青确实没有遭女人拒绝过。所以感到讶异与不解,不过这是因为从来只有女人主动接近他。而非他主动接近女人。 

  而她倒很直接,“你确定不是因为自尊心?”

  “或许也有一点。”

  “你满诚实的嘛!”好感稍稍提升,不过还是在标准以下,“那我就大发慈悲给你一个理由好.了,我讨厌虚伪的人。”

  虚伪!他?

  “啊,这边停就好了。谢谢你的便车,李先生。”

  好歹她也是受过国民教育的人,一声谢谢是不会吝啬的。

  “虚伪……”李柏青趴在方向盘上,望着她走入书店的背影沉吟着。

  无奸不成商。李柏青自认或许习于掩饰情绪,但说他虚伪便过于言重了。

  他们才刚认识,为何盛茗袖会认为他虚伪?

  李柏青敛眉沉思,若她对他第一印象不佳,接下去他得花费极大努力才能扭转她的想法。

  “柏青?”吕意茹轻唤一声。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