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子玥 > 逾期大牌妹 >
十四


  要人家照顾孤儿寡母,总不能连债务都要背下吧!但李世豪豪气的拍拍胸脯,“那点小钱就当我李家给的聘金吧!”

  “不行。”盛老一口否决,“我们盛家又不是卖女儿。”

  “盛老。你说这话是看不起我?”

  “适当的聘礼可以增加喜气,但这么一大笔钱活像卖女。就当我给茗袖女娃的嫁妆吧!”盛老口气不容转圆的说。

  或许是发号施令惯了,两个老人都不习惯有人反对自己的决定。

  “笑话,难道我李家就是卖儿子、贪嫁妆?”

  只见两个岁数加起来将近一百五十岁的老人眼瞪着眼,谁都不肯退一步。

  良久,不知谁先笑了出来,中气十足的豪迈笑声回荡在书房许久。

  “唉!我们争这个干么?”

  “是啊。差点喜事要变调了。”

  “那么我们各退一步吧!”

  “好啊,那就一人出一半。”李世豪接着说:“我再送新媳妇一间房子当礼物,就送他们盛家为还债卖掉的老房子。盛老你呢。就把害盛家破产的凶手抓出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封面上斗大的标题、刺目的相片,令观者一把揉烂了它。 

  那个女人凭什么……凭什么成为李柏青的未婚妻!

  盛茗袖不过是个过气千金,既任性又自以为是,靠着以往的光环过日子,凭什么可以得到企业界的金童? 

  过气的沟鼠就该躲在臭水沟里,不该出来碍眼。

  这不是正义,这不公平,为何盛茗袖能再次翻身?

  她既没品又没貌,只会狗眼看人低,却偏偏钓到个人人称羡的金龟婿,运气好得令人咬牙切齿。 

  光是揉烂了封面还不够,观者甚至一条一条撕开内页的报导。寂静的空间里只听到诡异的撕纸声。

  不容许,上天不会容许这种不公平的事发生。

  绝对不容许!

  第四章

  “老师,你不会辞职吧?”国三的小女生送家教老师到门口,担心的问。

  “怎么会呢?”盛茗袖讶异的摸摸她的头,“为什么这么想?”

  家长在一旁笑说:“佳蓉今天看了杂志,上面说了老师的事。”

  盛茗袖闻言心里有数,却还是笑问:“上面说了些什么?”

  “说老师要结婚了。”小女生担心的看着她,“还说师丈帮老师还了钱。老师是缺钱才来当家教的,如果不缺饯就不会当家教了。”

  “不会的,老师怎么舍得佳蓉呢?”她笑了笑。

  “真的吗?”

  “真的真的,老师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

  小女生终于展露笑容,“那老师什么时候要带师丈来给我看?”

  “这……”

  “佳蓉,不要让老师为难。”家长忙道,“师丈很忙的。”

  “没关系。”盛茗袖微笑对小女生说:“那就等你考上理想学校好不好?”

  “好。”

  终于打发家教学生,盛茗袖挥挥手准备回家。

  晚上十点的巷子很冷清,冷风袭来吹倒一旁空地芒草,更添几分萧瑟寂寥。这条巷子正对风口,让她每次经过都得拉高衣领。

  那个李柏青,需要的时候连个人影都看不到,还有那杂志上究竟说了什么狗屁倒灶的事,明天她一定得去翻来看看,顺便骂一骂。 

  走着走着,等低头快走的她发现不对时,四周已经被三个流里流气的混混给包围了。

  “你们挡到我的路了。”盛茗袖缓缓的说,手悄悄往包包里摸去。

  “路是你家开的吗?”其中一人目光凶狠地开口。

  “是政府开的。不过我有纳税,所以也算我开的。”

  “靠!你的意思是恁爸没交过。”他呸地吐了一口槟榔汁到地上。

  看着地上多了一道恶心的血迹,盛茗袖皱起眉打量情势。

  一对三,就算她有练过也对付不了,何况她上防身课时不怎么专心,会去上课也完全是因为老师是个帅哥。包包里只有催泪剂,而且还是很小罐的那种。没钱嘛!只好意思意思带着。

  早知道会有今天,就花点钱投资了。

  “你说啊!你看不起恁爸喔!”三人逐渐朝她逼近。

  “你会这么问表示知道自己没出息。”

  “呸!你娘。” 

  一人直冲向她,盛茗袖不敢眨眼地迅速掏出包包中的催泪剂喷了过去——正中目标。

  “啊……靠,你们两个是木头啊!还不快点把她抓起来。”倒楣的先锋捂着脸大叫。

  两个手下被老大这么一吼,如梦初醒地扑了过去。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