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子玥 > 逾期大牌妹 >
二十五


  盛母朝她挥了挥手,要她先别说话。 

  “绍祺。你在哪里?你好不好?” 

  “我很好。”电话那头的盛绍祺回道,“我没有抛弃你们母女。”

  “我知道。”眼泪滑下脸颊,盛母没想到还能听到丈夫的声音,“我一直相信你离开我们是有原因的。”

  “我还不能说……”

  “没关系。”接过女儿递过来的面纸,她难止哽咽。“你知道吗?茗袖要订婚了呢!对方是个好孩子,虽然不太会表达,但是个好孩子。绍祺,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要再等一段时间。”

  “那你不能回来参加茗袖的订婚典礼了。”盛母语气难掩失望。

  “对不起,香君。”

  “你这句话要跟茗袖说才是。”盛母拭着眼泪。

  “茗袖还好吧?”

  “很好。”盛母笑道,“她也很想你。”

  电话那头传来苦笑,清楚女儿的脾气,盛绍祺不敢太乐观。

  唉!女儿脾气又傲又倔,家里破产一定让她很难堪。

  “帮我跟茗袖说声恭喜,爸爸舍不得她那么快嫁出去。”或许。他可以来得及送她一份订婚礼物。

  “茗袖,你一直瞪着我,不累吗?”开车中,不得左右张望,但那股怒气令他全身寒毛竖立。

  盛茗袖对他的话置若罔闻,连声冷哼都不给他。

  撇开其他不说,李柏青倒很佩服她的毅力,要坚持到这么彻底还真不容易——绝对不回应、绝对不说话,当他完全不存在。

  邵文说得没错,八卦杂志最会捕风捉影,照这样发展下去,订婚隔天就传出他们分手的传闻也不无可能。

  这几天的八卦杂志也不知道从哪得到消息,竟神通广大报导出他们在冷战。

  “你不问我要去哪里?”

  盛茗袖撤过头,拿起手机拨给家教学生。

  “喂?黄妈妈,不好意思,我是茗袖,今晚没办法过去了……是,对不起,补课的时间我再跟你商量。”她客气的笑脸在挂掉手机的瞬间消失无踪。

  对,她知道很蠢,可是人争一口气,她就是不问,而且她真的生气了!

  他送她礼物,又装成若无其事,或许这就是低头,可是她感觉不到他的诚意。

  李柏青将车子停下,“茗袖,我们有必要好好谈一谈。”

  盛茗袖看向窗外,已到了她家楼下。

  她拉开车门正要下车,却被他拉住手臂拖回车里,车门也被带上。

  “喂!”你是在抓小鸡吗?差点骂出口的盛茗袖忙闭上嘴。李柏青扳过她的身子与他面对面,但她眼睛直向旁边飘去,就是不正眼看他。

  “茗袖。”望着她,李柏青发觉自己真的拿她没辙,只得举白旗投降,“OK,我道歉。” 

  拜她所赐,他发现自己的意志力比想像中薄弱。

  “我为我的举动惹怒了你道歉,我们可以停战了吗?”他毫不怀疑若他继续坚持不道歉,她会冷战到地老天荒。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她不笑、不回应,在她面前他不存在,在她眼中没有他,这比他发现有男人在觊觎她。更令他浑身不舒服。 

  盛茗袖闻言眯起了眼,终于开口,“你为什么道歉?”

  “我的举止令你不开心。”他小心用着措辞。 

  若一个月以前,有人预言他会对个女人小心翼翼。他肯定会嗤之以鼻,而今他却正在做他一个月前嗤之以鼻的事。

  “什么举止?”李柏青忍不住苦笑,她是在面试吗?

  “不问。”他知道她的气愤是因为他的不问。

  她的旧情人想吻她,她希望他有什么反应?冲上去揍那男人一拳,还是质问她为什么跟那男人在一起?或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放声怒写狗男女?那些举动他一个都做不到,他只能保持风度,静静转身。但是那一幕却深刻印在他脑海里,在刻意想忘掉时,却又像恶作剧般的更加鲜明地浮现脑海,挥之不去。很可笑,她是他即将订婚的未婚妻,他却觉得自己没有立场去问。

  “你为什么不问?”

  “你希望我问什么?”李柏青反问。

  盛茗袖怔了一下,“问什么都好。你不生气、不愤怒,我不知道你想什么,你当什么都没发生,这太虚伪了!”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