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子玥 > 逾期大牌妹 >
二十六


  “或许我不问是因为我相信你。”他回答连自己都觉得虚伪的答案。

  “你真的相信我?”她瞪着他,“你凭什么相信我?你认识我多久,一年、两年还是十年,久到我们可以心有灵犀一点通,什么都不必说?”她略带讽刺地道。

  他默然无语。她似在鼓吹他必须怀疑她。 

  “还是因为我根本不够重要到浪费你的口水问一句话?反正我随时都可以被取代。是不是真的跟俞司季藕断丝连对你来说根本不重要。”越说越气,他害得她像个弃妇在质问老公为什么不爱她。

  真是该死的可恶!

  她真想骂脏话,就连这时候,他还是一脸无可动摇的一号表情,看来他的诚恳其实什么都不是,转身就会忘掉。

  “是你跟我求婚的,不是我死缠着你逼你就范,拜托你就算要装也装得像一些,不要让我觉得自己很可怜。”

  吼完该吼的话,盛茗袖很快的下车,并“砰”地一声甩上车门。

  她真讨厌这种发展!

  喔哦!为什么明天还得早起上班的可怜小职员,除了管下面的部属、管公司营运,管交际应酬,还得关心老板的感情事,充当爱情顾问?

  邵文以为做作功夫一流的李柏青早已经安抚了未来老婆的脾气,却在好梦正酣时遭到打扰,硬生生地从温暖的被窝中被挖出来舍命陪上司。 

  凌晨一点!他们离开婚纱店时也不过六点,敢情这段时间他只是在发呆,还是根本看他不顺眼,存心整他?

  “呵……”打个呵欠,基于身为好友的道义感,邵文没起身翻脸回家。

  这间酒吧的气氛是很好,不过跟个男人气氛好干么?

  三更半夜的,连个养眼的女人也没有。

  “呵……”邵文再打一个呵欠,虽然酒是他请,但是他没有喝睡前酒的习惯。

  李柏青也没有喝酒,掺了大量冰块的威士己摆在面前;他只是看着冰块溶解,看着琥珀色的液体逐渐稀释变淡。

  虽然挖了好友起来作陪,他却不说话。 

  “呵……”邵文揉揉眼,“柏青,我看你还是把事情从头到尾说给我听,让我帮你出主意,好吧?” 

  再这样下去,明天他就要顶着黑眼圈去上班了。 

  看来柏青这下真是遇到了克星,都一个礼拜了,竟然还摆不平。

  该怎么说呢?由于本身条件的缘故,柏青身边一向不乏女人,不管是自动送上门的,或是长辈居中牵线的,他一概保持良好的风度交往,在他这旁观者看来感觉很不可思议,通常这种人不是都叫花花公子吗?为什幺女人还会觉得他是一个正人君子?邵文观察良久得出一个结论——因为他的言行举止让女人觉得自己被重视,不轻浮,稳重、体贴。所以女人很难跟他吵得起来。即使闹闹小性子,没两下便又在他的笑容之下投降。且还会反省自己无理取闹。而盛茗袖显然不吃好友这一套,才会让他在这里闷坐。

  “晤,说说看啊,如果是盛茗袖无理取阚,你就有好理由取消婚约啦!”邵文不是很真心的劝道。与其说是劝和,不如说他只是八卦,想知道他们究竟为了什么原因冷战,害他不能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得在这儿陪个大男人喝酒。李柏青终于有了反应,瞄了他一眼,喃喃的重复,“取消婚约?”

  “当然,不想也可以,反正就威胁威胁喽!”邵文注意着他的反应,故意说:“盛茗袖也不想想,她家那近亿的债务可是掌握在你手上,她竟然敢爬到你头上,以为自己还是以前那个盛家的千金大小姐。”

  喔哦,眉头皱起来了。邵文更卖力道:“一定是你给她好脸色看太久,她才会忘了自己的身分……”

  “住口。”李柏青开口制止他再说下去。

  “我在帮我的好朋友出一口气啊……”

  “叫你住口,不要引起别人注意。” 

  “啊?”

  “那里。”李柏青压低声音,目光往酒吧入口旁望去。邵文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一男一女正找到位子坐下,有点距离、灯光昏暗,认不出是什么人。

  “谁?”他只得问认得出来的人。

  李柏青没有理会他的问题,目光回到面前的成士己,喃喃自语,“他们……”

  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邵文又不敢明目张胆的瞪着那对男女看,只能等好友大发慈悲告诉他。

  “邵文。”李柏青拿起面前的成士忌,微笑的看着杯中冰块晃动的光影,“你有事做了。”

  “我一直都有在做事。如果你在暗示我很闲的话。”

  “去调查林胜阳。”

  “林胜阳?”邵文在脑海中搜寻着这个名字,“世元的翻董事长,那个败家子。查他干么?别说他是让盛茗袖跟你冷战的原因。”

  “当然不是。”李柏青失笑,“茗袖的眼光还没差到那种地步。”今晚真是意外的收获。

  “多谢你陪我,好朋友。”他起身笑道,“回去吧!”

  “唉!你的问题呢?”邵文抬头瞪着站起身的好友。

  李柏青没有回答,径自走向出口。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