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子玥 > 逾期大牌妹 >
三十一


  他起身绕过办公桌,看也不看伫立在他桌前的部门主管因为那人的疏忽,使公司损失了一千两百万元。若是在商场上厮杀落败,他无话可说,甚至还会慰勉一番,但这次是量不可饶恕的人为疏忽。

  新古集团再壮大,也禁不起几次这样的疏失。

  “不是让你在外边稍等一下?”他问。她表情怎么有点奇怪?

  盛茗袖瞄了一眼还在罚站的老男人,漾起笑容,“秘书没说你在干么,所以我来突击检查呀!万一你在里面玩滚滚乐。我正好可以要一笔赡养费。”

  他闻言失笑,“我们还没结婚。”

  “呵呵,那就等结婚以后再找征信社跟拍喽!”她刻意挽住他的手臂,“喏,不是说要去挑礼服跟戒指吗?已经中午了耶!”

  他怪异的看着她。

  “干么?我脸上有什么吗?”她不解的问。

  “不,只是想……你今天怎么这么温柔?不会是吃坏肚子了吧?”

  盛茗袖闻言不悦地眯起眼,“你说什么,难不成你有被虐狂,喜欢被人凶?”

  “当然不是。”他笑着搂接她。“只是有点讶异。”

  “李柏青!”

  难得她想尽尽未婚妻的本分,他却只会惹她生气。

  被罚站的部门主管瞪大了眼。不敢明目张胆的看他们打情骂俏,但低垂的脸上满是震惊。

  他第一次看见有女人这么对上司说话,也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么对女人说话。这是向来对女人彬彬有礼的李柏青吗?他以为他就算谈恋爱也一定是和另一半相敬如宾,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温柔——此温柔非彼温柔,他对女人都是体贴又温柔。但总是有一股距离感把人隔得远远的,而非面对这位小姐时的态度。那实在的温柔,感觉有人性多了。

  “好歹我也是你的未婚妻,总要做给别人看,毕竟我家……”

  “许经理,你可以出去了。”李柏青忽然开口。

  盛茗袖看着那位先前肯定被挨骂的员工唯唯诺诺地退出了办公室,临走前还很好奇的瞄了她两眼。

  她往沙发上一坐,“你对着长辈怎么骂得出口?他老得都可以当我爸了。” 

  既然目的达成,她也懒得再装出一副甜蜜蜜的样子。

  “他做错了事。”李柏青挨着她坐下,“你不是要去选订婚要用的东西,怎么又坐下了?”

  盛茗袖只是直盯着他看,也没叫他坐远一点。

  眼前的他,有着温柔的笑脸,实在很难跟刚刚的修罗脸联想在一起。 

  “我真不了解你。”她叹了一口气。

  “我也不了解你,这很公平。” 

  就像现在,他也不懂她为什么会有这种感慨。

  “这不是很好笑吗?”她手一摊,“我们不了解彼此,却要步进礼堂。” 

  “你后悔了?”他的笑容稍敛,但她没有注意到。

  “才没呢!”虽然感觉像是没经过什么思考,甚至是一时冲动傲的决定,可是经过这段时问的沉淀,她真的不后悔,“会后悔的人应该是你吧!”

  “怎么说?”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注视着她的目光比起第一次见面时,少了机器般冰冷的感觉,而是渐渐添了温意。让她觉得很迷惑。

  如果不是因为喜欢她才提出求婚,就不要让她有被宠爱的错觉。

  “你不觉得很不划算吗?”她望着他。“花那么大笔钱娶我这个什么都没有的女人,我想,你应该有更多选择,而那些选择都能对新古集团有所助益。” 

  “她们不是你。”

  盛茗袖闻言一愣,随即打着哈哈,“你这句话真令人心动。呃,我们是不是该走了“?我想先去吃饭。”

  说着,她欲起身掩饰心中的撼动。

  真是吓死她了,她的心脏卜通卜通跳得好大声啊! 

  “茗袖,我说真的。”李柏青拉住她的手,注视着她慌乱的眼。“真的……”她瞪着他。

  “真的。”他站起身,牵着她的手往门口走,“走吧!先去用餐。”

  愣愣的让他牵着手走出办公室,盛茗袖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他还说她吃坏肚子?其实吃坏肚子的是他吧!要命!她宁可他继续笑得虚伪又碍眼,也不要这么温柔的对她笑。这样,会让她误以为他真是她的情人呢。

  “喂,她休战啦?”邵文望着前两天还在冷战的两人。

  进一趟警局就能让他们和好?人民保母果真是好伟大。

  不理好友的调侃,李柏青望着换上一套酒红色礼服的盛茗袖,点点头,“留下。”

  “这件款式会不会太……”她有些别扭的扯着后面的带子。 

  虽然以前常穿晚礼服,不过也没穿过这么暴露的,整个背直到腰都没有遮掩,不知道是她太矮还是礼服太长。

  邵文打量了一下,“很适合你啊!”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