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子玥 > 逾期大牌妹 >
四十二


  “在警车上。”李柏青了解她的意思,使了个眼色给邵文,然后抱起她,“我抱你出去,保留一点力气。”

  盛茗袖点点头,双手环上他的脖子,靠在他怀里。

  她觉得很累,可是心里的火一定要发,否则只会让自己更难过。 

  警员们收到邵文的通知,也很乐意睁只眼闭只眼,让受害者自己报仇。

  她本想狠狠踢俞司季一脚,但见到他浑身的狼狈之后,她忽然觉得他不过是个可怜虫而已。

  她干么跟一只虫计较?

  她摇摇头,抱紧李柏青,“我想睡觉了。”

  手上的伤口开始作痛,让她差点没流下泪来。

  “好。你睡。”他轻柔的嗓音有安抚作用,令她感到安心。

  邵文充当司机,让李柏青在后面专心照顾受到惊吓与伤害的盛茗袖。

  “真没想到,女人的嫉妒心真可怕。”

  “你真这么认为?”李柏青缓缓地开口问。

  “不是吗?竟然叫自己的男朋友去强暴另一个女人,又还是自己的同学,并将整个过程录下来,欲放到网路上让众人欣赏。”邵文一想到就觉得全身发寒。

  “若没有人在旁煽动,或许不会这么严重。”

  “你是指林胜阳?”这是另一件更令人惊讶的事。

  他一向视为二世败家子的林胜阳,竟然是在幕后策划整件事的主使人,就连盛家会破产也在他的计划之内。起因不过是因为他觉得盛茗袖看不起他。先调查对她不满的人,而后在旁煽动,他只要等着手下的木偶上演一出好戏给他看就行了。他的小聪明显然用错地方了!

  “很多犯罪的起因都只是一点小事。”李柏青望着怀里狼狈的盛茗袖,用袖子轻轻擦拭她脸上的脏污,“茗袖也不能说全然无辜。”

  邵文不以为然地道:“世界上有人能让周围的人全都喜欢吗?如果有这种人,我倒想看看。”

  “我知道。” 

  如果他是黑道,一定会让俞司季死于非命,但他终究不是,只能用其他的方法制裁俞司季。当然,第一件事就是等他出狱……邵文从后照镜里看见他唇边的浅浅笑意,不禁想为那人渣祈祷。 

  柏青肯定想到非常残酷的报复手段,或许俞司季一辈子待在牢里会比较幸福。 

  随后,警方在犯罪现场的其他房间,发现了被囚禁的盛绍祺和吕意茹,事情终于落幕。

  这算合家团圆的圆满局面吗?

  父亲回家了,他们一家四口又能在一起吃饭、聊天、吵架,平凡的日子得来不易,不过盛茗袖却感觉好空虚。

  日复一日,上课下课、上班下班,连婚期也顺延了。不是她提出的,只是自然而然发生的。

  结婚的理由没了,似乎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姐,姐夫为什么最近都没来了?”盛茗柔嘟着小嘴问。

  她好想念姐夫……的礼物喔!

  “茗袖,你和柏青吵架啦?”盛母小心翼翼的问,“不用说,一定是你的错,快去跟柏青和好吧!”

  见识过上次女儿失踪时,李柏青那副着急模样,盛母仅有的一丝疑虑立刻消失,完全把他当女婿看待,就怕女儿不懂得好好把握。

  “咳!一我觉得柏青这孩子不错。”盛父也道,“有什么误会快点去解开。”

  他可不是因为柏青帮他在新古集团安插个总经理的位置而帮他讲话,也不是因为他领着警方冲进林胜阳的小套房救了他而叫女儿以身相许,纯粹是因为柏青是个好青年,就这样而已。

  说到林胜阳,则实在是没人想到他会变得如此疯狂。

  只因为茗袖对他不屑一顾,他竟寻找对她怀有恨意的人,设计这一连串事故。当初知道时,他着实震惊得不能自已,因为林胜阳在他眼中虽嫌软弱无能,但也不至于是个坏人唉!

  学校中。

  “茗袖,最近没看到你那口子来接你耶!又闹别扭了?”简若珍点点头,“要多沟通喔!”

  真是烦!干么走到哪里都有人跟她提这事?

  最过份的是,每个人都一副一定是她在闹别扭的样子。

  李柏青不来找她,就一定是她的错吗?

  “老师,你心情不好?”家教学生小心翼翼地闯。

  盛茗袖这才想起她正在上课,连忙收敛心神,“怎么会呢?你考得这么好,老师高兴都来不及了。”

  “喔!”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