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朱映徽 > 皇子踢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躲在假山之后的宋晴紫身子抖得宛如秋风落叶,而奶娘一边紧搂着宋晴紫,一边心系女儿小双的安危,担忧不已。

  顾力申手握着大刀,一脸阴狠地迈开步伐。他知道宋睿庸有个女儿,虽然还只是个黄毛丫头,但是为了永绝后患,他也非杀了她不可!

  就在顾力申打算亲自将宋晴紫逮出来时,他的手下已将一名七岁大的女孩从一间华丽的寝房内抓了出来。

  “启禀大人,宋家千金在此!”

  “你们是什么人?不要抓我!娘、娘——你在哪里?”小双惊恐地挣扎叫嚷。

  听见女儿惊慌失措的哭喊,奶娘的心狠狠地揪拧成结,心急如焚得几乎忍不住要冲出去。

  顾力申盯着眼前的女孩,由于他和宋睿庸是死对头,宋家即便宴客也不可能邀他,因此他只曾在几次偶然的机会下,远远地瞧过宋晴紫几次。

  但尽管如此,眼前这个被手下从寝房抓出来的女孩,身形样貌都和他印象中一致,况且见她已褪去外衣,一副本已上床就寝的模样,更不会有错了。

  “你就是宋晴紫?”他阴沈地问。

  小双看见他手中沾血的刀子,惊恐地吓呆了,只知道拚命挣扎着,试图逃脱。

  “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救命啊!娘!娘——啊啊——”

  在最后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后,小双的声音再也听不见了。

  听见那声惨叫,奶娘猜出心爱的女儿已经惨遭杀害,心痛得差点晕厥过去。

  泪流满面的她,差点克制不住地冲出去和这些丧心病狂的人拚命,但她知道自己出去也只是送死,而且,她的身边还有个珍贵的小人儿要保护。

  奶娘强忍住心碎的悲痛,紧紧地抱住宋晴紫,而宋晴紫早已经被眼前发生的一切给吓坏了,整个人毫无反应地任由奶娘紧搂着。

  她苍白的小脸蛋上神情空泛,过度的惊惧让她不能思考、不能言语,泪水却掉个不停。

  耳边传来此起彼落的哭喊、求饶、惨叫,一声又一声,狠狠地冲击着她幼小敏感又脆弱的心灵。

  这是怎么了?究竟怎么了?

  今儿个晚膳的时候,爹和娘不是还有说有笑的,甚至说好了过阵子要一家人一块儿到京城近郊走走的吗?

  怎么……怎么这会儿他们却……

  宋晴紫望着倒卧在血泊中的爹娘,感觉天与地彷佛突然间在她的眼前被狠狠地撕裂开来。

  她多么希望这只是一场恶梦,然而此刻的一切却比她所作过的任何一个恶梦还可怕千万倍!

  这场可怕的屠杀历经了许久,直到这群凶神恶煞再也找不到任何一个宋家的活口,才终于停了手。

  “大人,这些尸首怎么处理?”一名手下问道。

  “先待本官禀奏皇上,看皇上怎么吩咐。不过依我看,像他们这种﹃乱臣贼子﹄,到时候全运到荒郊野外草草埋葬就行了!”顾力申冷笑一声。“走吧!”

  这群索命的罗剎离去之后,偌大的府邸除了淅沥沥的雨声之外,再没有其它的声响。

  一会儿后,奶娘带着宋晴紫从藏身处走了出来。

  看着地上一具具的死尸,宋晴紫的脸色苍白如纸,一双腿像是生了根似的,一步也迈不出去了。

  眼看奶娘痛哭失声地扑向远处小双的尸首,她也很想嚎啕大哭出心中的悲恸,可是她的喉咙却像是被人紧紧掐住似的,不但没法儿发出任何声音,甚至还几乎快喘不过气来了。

  过于强烈的打击,远远超出年幼的她能够承受的伤害,突然间,她眼前一黑地晕了过去,而尽管她此刻暂时失去了意识,但是今夜骇人的一切,却已如同烙印般,深深地刻在她的脑海里。

  这可怕的梦魇,怕是一辈子也摆脱不了……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