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朱映徽 > 皇子踢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果然!李景遥的眉头一皱。

  “父皇说的是什么人?”

  皇上沉默了一会儿后,忽然轻叹一声,问道:“十年前,朕误信奸臣顾力申的诬陷,杀了当年吏部尚书宋睿庸一家,这件事你可还记得?”

  “儿臣记得。”李景遥点了点头。

  当年他十四岁,已经算是个小大人了,自然记得那件大事。

  况且,这些年来,父皇曾不只一次地喟叹当年误杀了忠臣,让他想要对此事没印象也难。

  不过,当年的事件跟他的婚事有什么关系?

  这个疑问才刚浮上心头,皇上又接着说道:“朕前些日子派鲁以安到苏州去办事,结果他捎回了讯息,说是宋家的千金原来并没有死,当年她的奶娘带她逃到了苏州去,目前以卖肉饼维生。”

  “什么?竟有此事?”李景遥讶异之余,随即想到这当中的关联。“父皇该不会是要我娶宋家千金吧?”

  “没错。朕对宋家有愧欠,如今知道那宋晴紫还存活于世,岂能坐视她流落江南,靠卖肉饼维生?朕已经派人传朕旨意,接她回京城与你完婚了。”

  听了父皇的话,李景遥的心底升起一股强烈的抗拒。

  硬被塞个女人要当他的皇子妃,他已是满心不愿,更别说是被父皇当成“赎罪”的工具,那他更是难以接受!

  “为什么是儿臣?”他剑眉紧蹙地问。

  就算他的两位皇兄皆已立了皇子妃,可是另外两位皇弟也都已年满二十,又何必非他不可?

  “因为你够出色。朕既然要为宋睿庸的女儿选个夫婿,自然得选最好的,才对得起那位对朕一片赤诚却错遭杀害的忠臣啊!”皇上说着,想起当年的往事,忍不住又是一声喟叹。

  他还记得宋睿庸仍在世时,常以家中有个乖巧、懂事又标致的小女儿为傲,就连他这个当皇上的,都不只一次耳闻宋晴紫才不过五、六岁时就能弹得一手好琴,写得一手好字。

  而根据鲁以安的回报,这些年来,宋晴紫和她的奶娘一直在苏州以卖肉饼维生,她们妇孺两人这十年来能够互相扶持,相信她是个外表纤细娇弱,但内心却相当柔韧、坚强的女子。

  从各方面来看,他都相信他的三皇儿和宋晴紫十分相配,也因此打定了主意要促成这桩婚事。

  李景遥闻言,一股火气倏地涌上胸口。

  “因为我够出色,所以就要被推去当父皇赎罪的工具?!”他难掩气愤,语气也激动了起来。

  皇上的脸色一沈,喝道:“放肆!注意你的态度!”

  “我……儿臣实在难以接受这桩婚事!况且,儿臣已打定主意,要娶丞相之女萧樱樱。”

  虽然他并不是真的非萧樱樱不娶,但是此刻他宁可娶萧樱樱,也不要娶个不知道是圆是扁的宋晴紫!

  见他摆明了不想娶,皇上却没打算改变主意。

  在他的五个皇儿当中,就属三皇儿最出色,因此当他决定要让他的其中一位皇儿迎娶宋晴紫作为弥补的时候,心中唯一的人选就只有三皇儿一人而已。

  “朕心意已决,今日召你进宫,只是将这件事情告知你而已,你就等着迎娶宋晴紫当皇子妃吧!”皇上的语气断无转圜的余地。

  “父皇——”

  皇上摆了摆手,制止他继续说下去。“好了,退下吧。朕有些乏了,要去歇一会儿。”

  见父皇头也不回地离去,摆明了完全不接受他的拒绝,李景遥不由得怒在心中,一双剑眉也蹙得死紧。

  可恶!竟然要将他当成赎罪的工具,这叫他如何能接受?

  不行!他一定要想办法让父皇打消这个念头不可!

  第二章

  鲁以安离开后,宋晴紫和奶娘仍继续过着卖肉饼维生的单纯生活。

  表面上看来,她们的日子过得与往常无异,然而宋晴紫的心里却已理下了不安的种子。

  为了怕影响奶娘的情绪,她刻意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存在她心中的阴影与疑虑仍挥之不去,夜里作恶梦的次数也比以往更频繁了。

  那位鲁大人……真的不会泄漏了她们的事情吗?她和奶娘真的能继续过着平静安稳的生活吗?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