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朱映徽 > 皇子踢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你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总之圣旨既下,你若是胆敢抗旨,就等着掉脑袋吧!还不快领旨谢恩?”

  一旁的瞿大娘明白事情的严重性,赶紧催着她。“小姐,不管怎么样,这圣旨是非接不可,快接旨吧!”

  宋晴紫心里充满了抗拒,却又明白自己别无选择,只好以颤抖的手接下了圣旨,叩首谢恩。

  待公公离去之后,宋晴紫手里捧着圣旨,宛如捧着烫手山芋一般,却又不能随意丢掉,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奶娘,怎么办?”她的嗓音颤抖,一颗心惶乱不知所措。

  “皇上都下了圣旨,还能怎么办?”瞿大娘无奈地直皱眉。

  “不如我们逃走吧!”宋晴紫脱口而出。要是不走,明儿个一早她就得在官府的“押送”之下前往京城了!

  瞿大娘一愣,又是摇头一叹。“圣旨都已经下了,倘若私自逃走,那可是抗旨──死罪一条啊!”

  宋晴紫闻言,宛如晴天霹雳,脸色又更苍白了几分。

  “难道我真得进京,嫁给三皇子不可?”

  尽管在旁人的眼中,能够被皇上钦点赐婚、当上皇子妃,是莫大的荣幸,但她真的一点也不愿意接受啊!

  霍大娘轻搂住大受打击的宋晴紫,很能体会她此刻的心情。

  尽管皇上此举应是出于想弥补宋家的心态,但是十年前那场可怕的腥风血雨,让她看清了上位者的心思难测。

  受皇上钦点为三皇子妃,在旁人眼中或许极度荣宠,可对小姐而言却压根儿称不上是一件“喜”事啊!

  可是……眼前圣旨已下,能怎么办呢?

  见小姐脸色苍白,瞿大娘虽然同样情绪凝重,却也只能尽量安慰。“小姐别想得太严重了,皇上会要三皇子迎娶小姐,应当是真心想要弥补当年的憾事。”

  弥补?

  宋晴紫摇了摇头,唇边牵起一抹苦涩的笑。

  “宋家上上下下那么多条人命,岂是一桩婚事就能弥补的?尽管皇上心存愧疚,但是再多的愧疚,也无法让死去的人复生,既然如此,这样的弥补又有什么意义?不过是让我未来的日子更加痛苦罢了!”她愈说,神情愈加激动。

  “这……唉……”

  瞿大娘想起了当年也惨遭杀害的女儿小双,眼眶不禁泛起了泪光,但她终究克制住了情绪。

  “小姐,听奶娘的劝,你还那么年轻,虽然放下过去的一切很难,但是唯有解开心中的结,才有办法真正平静地过后半辈子啊!”瞿大娘语重心长地劝道。

  一想到十年来,小姐仍不时被恶梦纠缠,常在夜里哭着醒来,瞿大娘就不禁深感心疼。

  宋晴紫咬着唇儿,黯然垂下眼眸。

  她不是不明白奶娘说的有道理,只是真要解开心结,真要抛去所有的悲痛、恐惧与愤慨,谈何容易?

  况且,她的心中除了对京城的一切有着深深的抗拒之外,更重要的是,她根本就不曾见过三皇子,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突然要她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教她如何能安心?

  “皇子妃”的身分虽然高贵,但是如果可以选择,她宁可自己一辈子和奶娘守着这间小小的肉饼铺呀!

  无奈的是,圣旨已下,除非她想要抗旨,否则除了乖乖披上嫁裳之外,她恐怕是没有别的选择了……

  李景遥离开皇宫,俊美的脸上满是愠怒的神情,刚才他又为了皇子妃的事情与父皇起了争执。

  自从得知父王要他娶宋晴紫之后,他几次语气坚决地向父皇表明立场,甚至一再说他想娶的人是萧樱樱。

  想不到,父皇当真是吃了秤砣铁了心,无论如何也不肯收回成命,非要他娶宋晴紫不可!

  满心不悦的他,撇下随行的奴仆,独自一人前往丞相府,打算找好友萧立冈饮酒解开。最近为了宋晴紫的事情,他已经好一阵子没有过来了。

  一抵达丞相府,奴仆立刻恭敬地领着他进门。

  原本正在庭院中谈话的萧立冈和萧楼樱,一听下人说三皇子来了,萧樱樱便神情黯然地先行回房。

  当李景遥一来到庭院,刚好看见萧樱樱落寞离去的背影,那让他的情绪当下又更烦躁了几分。

  过去这些年来,父皇不是不曾催过他立皇子妃,也因此,父皇早知道他是宁可不娶也不愿意随便娶个无法令他心动的女子,可这会儿父皇却执意要他娶宋晴紫,叫他怎不恼怒至极?

  可即使他都已直接表明不愿为了替父皇“赎罪”而娶宋晴紫,甚至还拿萧樱樱来当挡箭牌,父皇仍一意孤行,没打算收回成命,那让他宛如一头困兽,虽烦躁恼怒,却又一筹莫展。

  萧樱樱回房后,萧立冈走了过来,看着李景遥俊美无俦的脸孔,他就不由得想到妹妹这些天来的失落与难受,忍不住叹了口气。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