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朱映徽 > 皇子踢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双臂激烈的挥舞中,她的指尖在李景遥的面颊上划出一道细细的血痕。李景遥并不在乎这点疼痛,只怕她在激动中伤了她自己。

  他伸出手,以坚定但又不至于弄痛她的力道扣住她的双腕,然而,她仍仓皇地惊叫,螓首激烈地晃动着。

  李景遥蓦地低下头,覆住她的红唇,吻去了她惊恐的呼喊。

  他辗转吮着她的唇,试图以火热的亲吻转移她的注意力,而这个法子果然有效,她逐渐平静了下来,紧绷挣扎的身子也逐渐放松。

  察觉她的情绪已不再激动,李景遥这才松开了她。他低头望着她,就见她已再度睡去。

  望着被他吮吻得红肿的唇儿,李景遥的眸色一深。

  刚才虽是为了安抚她的情绪才吻了她,可是她的唇儿柔软甜蜜,滋味异常美好,差点让他停不下来。

  此刻看着那两抹嫣红,他竟再度升起想要吻她的冲动,而他的心里很清楚,此刻的念头根本与安抚她的情绪无关,而是他单纯地想吻她。

  望着她颊上带泪的睡颜,复杂的情绪涌上李景遥的心头,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为她拭去泪水。

  当初他口口声声不愿娶她,也的确打定主意要将她“晾”到底,但是这个时而脆弱无助、时而坚强勇敢的皇子妃,却一再地扰乱了他的心。

  他闭上双眼,试图平复自己的情绪,然而今日她为男孩疗伤时那温柔美丽的神情却蓦地浮上脑海,而一具温软的身躯也突然靠了过来。

  李景遥睁开眼,看着身畔的人儿像是寻求安慰似地紧紧偎着他的身躯,那楚楚可怜的神情挑动了他的心,让他蓦地升起一股想要好好保护她的念头。

  他轻叹口气,伸出手臂将她娇小的身躯纳入怀中,最后甚至还情不自禁地在她的眉心温柔地一吻后,才拥着她一块儿入睡。

  早晨暖暖的朝阳中,宋晴紫缓缓地苏醒。

  一睁开眼,就见偌大的寝房中只有她自己一个人,李景遥一如以往,早在她起床之前就已离开。

  她从床榻坐起来,思绪有些混乱,脸上更是浮现疑惑。

  是梦吗?

  她怎么隐约记得昨夜她好象又作了恶梦,但是后来……

  后来,似乎有张温热的嘴堵住她的唇,吻去了她恐惧的呼喊,似乎有双有力的手臂搂着她,以温暖的怀抱安抚了她激动的情绪,才让她得以从恶梦中脱离,再度沉沉睡去……

  会是三皇子吗?

  会是他吻了她、抱着她吗?

  “不!这怎么可能!”

  宋晴紫摇了摇头,立刻否定掉这个可能性。

  他打从一开始就摆明了不想娶她,甚至亲口说了不会碰她,又怎么可能会吻她、抱她?

  况且,他早已有了心上人,不是吗?心里爱着萧樱樱的他,怎么可能会吻她、抱她?

  一回想起在皇宫中,他与萧樱樱不时目光交会的画面,宋晴紫的心就莫名地一阵揪紧。

  可是……

  宋晴紫伸出手,指尖轻触着自个儿的唇,那曾被炙热气息烙过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真实得不像只是她的错觉……

  就在她试着搞清楚那些感觉究竟是幻是真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响。

  “什么人?”她开口问。

  “启禀三皇子妃,是春香来服侍皇子妃了。”奴婢在门外答道。

  “进来吧。”

  春香推门而入,手里还捧着一只仍冒着热气的瓷杯。

  “那是什么?”宋晴紫好奇地问。

  春香恭敬地答道:“回三皇子妃,这是三皇子吩咐奴婢送来的宁神养心茶。”

  这个出乎意料的答案,让宋睛紫怔了怔。

  “是三皇子吩咐的?”她忍不住又问了一次,怀疑是自己听错了。

  “是的。”奴婢肯定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

  “三皇子没有交代原因,但肯定是因为关心三皇子妃的身子,才会吩咐奴婢这么做的。”

  关心?

  这两个字,蓦地在宋晴紫的心湖掀起了涟漪。

  他是真的关心她吗?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