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朱映徽 > 皇子踢铁板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四


  “那个约定我从来没有忘记,至于昨晚的事情,就别再提了!”

  她不想从他口中听见抱歉,不想从他的口中证实他其实只是不小心将她当成了萧樱樱,那会让她心痛难当……虽然现在她的心已经够疼了……

  见她神情僵硬,浑身散发出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气息,李景遥原本要说的话全梗在喉咙里。

  他原本想要温柔地搂搂她、吻吻她,将自己打算与她当一对恩爱夫妻的决定告诉她,想不到她却……

  看着她紧绷僵硬的脸色,李景遥不禁想起当初她根本不想嫁给他。

  十年前不幸的遭遇让她痛恨、抗拒着京城的一切,当然也包括了他这个三皇子。

  这会儿一下子要她挥开心底的阴霾,只怕没那么容易。

  李景遥在心里叹了口气,虽然无奈,但也体恤她的情绪,决定给她更多一点适应的时间,免得将她给逼急了,反而会让她对他更加抗拒。

  “好,不提昨夜的事,至于我们当初的那个约定,往后也别提了吧。”

  他说完后,径自下了床。

  宋晴紫不经意地瞥见他赤裸的身躯,双颊立刻布满红晕,羞得忍不住伸手掩住自个儿的脸蛋。

  看见她如此娇羞的反应,李景遥的俊脸总算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知道她对他不是“无动于衷”,那总是好现象。

  “你应该还没休息够,再多躺一会儿吧。”

  李景遥着衣离开寝房后,宋晴紫才放下了掩面的双手。看着紧闭的房门,她的一颗心再度陷入纷乱之中。

  为什么他说别再提起当初的那个约定?

  为什么他的神情和语气彷佛对她充满了关怀?

  难道……他是真的在关心她?

  不不不!宋晴紫激动地摇着螓首,强迫自己挥开这个念头。

  她告诉自己别忘了李景遥心里爱的另有其人,告诉自己别自作多情地胡思乱想,就怕自己会压抑不住那颗早已为他发烫的心。

  然而,每日与他共处在同一个屋檐下、每夜与他同榻而眠,她还能管住自己的心多久?

  宋晴紫咬了咬唇,心里没有半点的把握……

  自从成婚之后,李景遥时常早出晚归,宋晴紫早已经习惯了,因此见他这天正午过后就返回府邸,她心里不禁有些诧异,而让她更加惊讶的是,他竟然还带了一名御医来看她。

  “可是……我身子无恙,没病没痛的啊!”她轻蹙着眉,困惑不解地望着正打算为她把脉的御医。

  头发微白的御医伍维德笑了笑,说道:“三皇子担忧皇子妃的体弱,所以特地让臣过来瞧瞧。”

  李景遥担心她?

  宋晴紫讶异地望向李景遥,看见他眼底的关怀,她的心蓦地一阵怦然。

  她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因为担心她的身子而为她请来御医。

  怎么办?她觉得自己的心就快要招架不住了……

  宋晴紫低垂着眼睫,努力地压抑澎湃的情绪,不想被看出自己因为他的举动而感动万分。

  李景遥关心地望着她,尽管她此刻的气色还算正常,然而昨晚她在假山后曾惊惧地昏迷了过去,让他担忧不已。

  趁着今日入宫,他顺便开口要医术精湛的伍御医到府一趟,而这举动还被父皇挖苦他不是口口声声不想娶宋晴紫,怎么这会儿却这么关心她的身子?

  他不在乎父王的揶揄,甚至坦率地表示自己确实爱上了宋晴紫,父子之间曾有的“嫌隙”也顿时烟消云散。

  听说五皇弟和萧樱樱也处得相当不错,这是最好的结果,也再一次证明父皇当初的安排确实相当睿智。

  眼看伍维德已仔细把过脉,李景遥便开口问道:“怎么样?”

  “回三皇子,皇子妃的身子确实无恙,就如皇子妃所言──没病没痛的。”伍维德恭敬地回答。

  这个答案让李景遥的眉心一拧,他当然不是不希望她的身子无恙,只是他仍旧不放心。

  “那为什么她时常脸色苍白,甚至还会晕厥?”

  “从脉象来看,显示皇子妃时有心绪不宁的毛病,应是长期心头抑郁造成的,真要勉强说是什么‘病’,只能说是‘心病’吧!”

  “心病?”一想到她这十年来始终承受恶梦的纠缠与折磨,李景遥就不由得心疼。“那有法子改善吗?该怎么调养?”

  “心病还得要心药医,不过臣可以开些药方,多少有些安宁心神的功效。”伍维德立刻写下药方。

  看着李景遥专心聆听御医的叮嘱,宋晴紫心里再度涌上一阵感动,让她差点忍不住大喊──不要再对她这么好了!

  她不想爱上他,也不该爱上他,可是……可是……要拚命抗拒自己真正的心意,实在好难好难,尤其当他露出关心她的神情时,她更是有股想要扑进他怀中的渴望!

  只是……他心里真正渴望拥抱的女人应该不是她吧……

  宋晴紫咬着下唇,心里充满了矛盾与纠结。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