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朱映徽 > 娘子请入瓮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盯着所剩不多的银子,心里浮上一股不太妙的感觉。

  “唔……要是继续住在客栈,恐怕也住不了多久……”毕竟,每天投宿的费用可也是一笔开销哪!

  水玉儿蹙起了眉心,眼珠子转啊转,思忖着该怎么办才好。

  “看来,这里不能再住下去了,我得换个省钱的地方住才行。”

  既然银子所剩不多了,她当然得省着点花用,而省下来的投宿费用,可以拿来买吃的,否则万一过几天她连吃东西的钱都没了,那该怎么办才好?难不成要她啃草吗?

  “不不不!”她摸了摸自己平坦的肚皮,说道:“饿肚子最可怕了,我宁可露宿街头也不要饿肚子!”

  正所谓吃饭皇帝大,更何况她又是耐不了饥饿的人,要她不吃东西,简直比要她三天三夜不准睡觉还可怕。

  所以喽,为了避免让自己“断粮”,她也只好努力节省开销了。

  “还是把房间退掉吧!等我找到了栖身之处,再到这儿来留话,请店小二在师父回来的时候转告一声。嗯,就这么办!”

  水玉儿将银子全收回钱袋里,拎起了那个只装了几件衣裳的小包袱,下楼找掌柜结帐去。

  陈旧的窗子,木框严重破损。

  年久失修的门板,看起来岌岌可危,一阵风吹来,那脆弱的门板晃啊晃的,像是随时都会掉下来。

  布满灰尘的墙角,到处挂着厚重的蜘蛛丝,倘若一不小心跌过去,说不定还会被牢牢地缠黏住呢!

  水玉儿环顾四周,俏生生的脸蛋皱了起来。

  但是下一瞬间,她弯起嘴角,挤出一丝笑容,安慰自己道:“没关系啦,有这破庙,总好过餐风露宿吧?况且这儿离襄月城很近,随时可以进城去买东西吃,很方便的。”

  幸好她虽因惧高而练不成轻功,但是拳脚功夫却相当不错,拥有足够的自保能力,否则她也不敢一个人住在这间破庙里。

  “至少这里还有一些干草,堆一堆还可以睡人,比起之前那些硬邦邦的山洞要好多了。”她自言自语地说。

  从小,她就是个乐观又开朗的人,就算碰到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也很快就能往好处去想。

  虽然干草床远比不上客栈房间舒适,但是这里至少能够遮风蔽雨,更重要的是,她可以因此省下不少投宿的银两,让她暂时还不至于有挨饿之虞。

  打定主意将暂时窝在这间破庙之后,水玉儿打算稍微动手整理一下,而就在她努力抱起一大堆干草,想为自己在角落铺张床的时候,眼角余光冷不防地瞥见一个黑影。

  “哇啊!”她吓了一大跳,手中干草掉满地。

  大白天的,该不是有鬼吧?!

  水玉儿惊魂未定地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那黑影是一老一少两个人,老的那个约莫六十多岁,怀里抱了个约莫五、六岁大的男孩,瞧起来像是一对祖孙,而他们正蜷坐在墙角,睁着眼盯着她。

  原来是人,不是鬼!

  水玉儿松了一大口气,连忙堆起亲切的笑容。

  “别怕,老伯、小弟弟,你们……平常就住在这里吗?”她开口询问。从他们穿着一身破旧的衣裳来看,怕是无家可归吧?

  那老人点了点头,脏污的脸上还是带着防各。

  “放心,我不是坏人,只是因为某些原因,我也没地方好去,幸好这破庙还挺宽敞的,不介意我跟你们挤一挤吧?”

  她甜美的笑容、亲切的态度,给人一种很真诚的感觉,让老人逐渐放下了戒心,摇了摇头表示不介意。

  “太好了!”水玉儿凑了过去,笑着说:“我叫水玉儿,你们呢?”

  “我叫陈三,他是我的孙子阿中。”

  “陈老伯、阿中,我可能会在这里住上几天,咱们三个人可以作伴,日子也比较不无聊嘛,对不对?”

  一老一少点了点头。

  “你们都睡哪里呀?”水玉儿四处张望了下,看见角落已用干草铺了张床,她便指了指另一个角落,说道:“那我到那儿去吧!”

  “姊姊,我来帮你。”个头小小的阿中想要起身,但还没能站起来,就腿软地跌了一跤,痛得他泪眼汪汪。

  “哎呀!阿中,你怎么了?”水玉儿关心地问。

  “我肚子饿,没力气……”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