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朱映徽 > 娘子请入瓮 > 上一页    下一页


  “嗄?肚子饿?”水玉儿愣了愣,正好听见阿中的肚子传来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

  “姊姊,我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阿中可怜兮兮地说。

  “两天?!那怎么行!”水玉儿惊呼。

  她平常只要饿一餐就受不了了,更何况是两天没吃东西?这一老一少必须长期忍受饥饿,未免太可怜了。

  水玉儿的心里好生不忍,虽然自己身上的银两也所剩不多,但天性善良的她,实在没办法眼睁睁看着他们继续挨饿下去。

  “正好,我也肚子饿了,不如我去城里买些东西回来。阿中,告诉姊姊,你想吃什么?”她微笑地问。

  “我想吃包子。”阿中说着,忍不住吞咽了口唾沫。

  “包子?好啊,我也最爱吃香喷喷、热腾腾的肉包子了!这样吧,你帮我铺床,我去买肉包子回来给你吃,好不好?”

  “真的吗?”一听见有包子可吃,阿中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当然喽!你乖乖地待在这里,姊姊去去就回来。”水玉儿笑了笑,转身走出了破庙。

  水玉儿返回襄月城,很快地在街上找到了一个包子摊贩。那一笼笼刚蒸好的包子,溢散着令人食指大动的香气。

  她一脸陶醉,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哇,好香啊!一定很好吃,不如多买几个回去吧!”

  水玉儿开开心心地掏出腰间的碎银,想不到手一滑,碎银不小心掉落,一路弹跳而去、愈滚愈远。

  “哎呀,糟糕!”

  她赶紧拔腿追去,就怕银子不见踪影,那可会让她少买好几个包子哪!

  水玉儿急急忙忙地追去,一双眼睛眨也不敢眨地紧盯着银子不放,因而没注意到周遭的一切。

  就在她冲到路中央时,一辆马车从另一头驶来,由于事出突然,车夫被吓坏了,惊愕地瞪大了眼。

  千钧一发之际,车夫除了死命地拉扯缰绳之外,也没法儿做出其他反应。

  好在老天保佑,疾驰的马车没有真撞上去,闹出了人命,但整辆马车却因而失控,车身狠狠撞上了一旁的石墙。

  砰的一声巨响,其中一个轮子崩落,马车因而歪垮了大半,就连车厢也因猛烈的撞击而有些变形,简直就快解体了。

  车夫脸色大变,连忙跳了下来,奔到车厢旁。

  “少爷?少爷?您没事吧?”

  下一刻,扭曲的车门被狠狠地踹开,项廷旭走了出来,脸色有点难看。

  刚才他正在车中闭目休憩,想不到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撞击和摇晃,倘若不是他的反应够敏捷,恐怕早已经摔得鼻青脸肿了。

  他瞪着毁损的马车,两道浓眉皱得死紧。

  “怎么回事?”

  “回少爷,刚才本来好端端的,结果那个姑娘突然冲到路中间,为了闪避她,奴才只好……想不到……”

  项廷旭闻言,转头看着那个吓得抱着头、蹲在路中央的罪魁祸首。

  水玉儿被刚才那惊险的场面吓得花容失色,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她才僵硬而缓慢地抬起头。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辆严重受损的马车,她心中大惊,目光接着又往上移,想看看苦主是谁,却看见了一张意想不到的俊美脸孔。

  咦?这男人……不就是项廷旭吗?这辆马车是他的?

  她忍不住多端详了那辆毁损的马车几眼,认出它确实就是几天之前她曾经见过的那一辆。

  “不会吧?怎么偏偏是那个冷血无情的男人……这下子惨了啦……”

  她的声音虽轻,却一字不漏地传进项廷旭的耳里。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