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朱映徽 > 娘子请入瓮 > 上一页    下一页


  他发现这姑娘的表情还真是丰富,一会儿惊愕地瞪大了眼,一会儿丧气地皱着眉头,一会儿又懊恼地噘起唇儿,仿佛随便逗一下就会立刻产生很大的反应,简直像单纯的小孩子一样,那毫不掩饰真实情绪的表情真是有趣,让他不自觉地想要多逗逗她。

  “好吧,就一个月,可是你得让我在客栈留话给我师父,倘若他老人家在这段期间内回来,并且愿意用银子将我‘赎’出去,你可不许拦我,不让我走。”

  “没问题,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可先警告你,别想半途开溜,否则被我逮到的话,我要嘛就把你扔进官府接受惩治,要嘛就将你扔进青楼去卖身还债!”他故意撂话吓唬她。

  “什么?青……青楼?!”水玉儿倒抽一口凉气,俏脸一阵扭曲。“你怎么可以逼良为娼?”

  看着她那如预期中的夸张反应,项廷旭暗暗觉得好笑。

  “只要你不先违反约定、偷偷开溜,我自然不会这么做。”

  “我当然不会偷溜,我水玉儿岂是这种人?”

  “谁知道?”项廷旭耸了耸了肩。

  毕竟,他们两人根本连认识都还算不上,他甚至连她的来历都还不清楚,尽管她的神情反应让他觉得她像个单纯、没心眼的孩子,但真要谈到“信任”二字还言之过早。

  “好了,该走了。”项廷旭转头对正手忙脚乱地试图修理马车的车夫吩咐道:“这边就交给你处理,我先走了。”

  水玉儿乖乖跟了几步路之后,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情。

  “嗳,等等啊!”

  项廷旭停下脚步,转身望着她。

  “又怎么了?”他皱眉问道。“你要是敢出尔反尔,我现在就立刻把你扔进官府去!”他故意又撂下恫吓,等着看她的反应。

  果不其然,她立刻又蹙着眉头,皱起了俏脸。

  “我没有要出尔反尔,我只是要买包子啦!”

  “买包子?!”

  见她点了点头,项廷旭不禁用“怀疑她脑袋坏掉”的目光瞪着她。

  “不是已经说了供吃供住吗?家里不论你想要吃什么都有,不需要特地买包子带回去!”

  “不不不,你误会了,不是我要吃的啦!”水玉儿解释道:“我刚才在城外的破庙遇见了一对祖孙,他们肚子饿了,我答应要买包子去给他们吃。”

  “什么?”项廷旭闻言一怔。

  明明她自己说她身上没那么多银子,连客栈都住不起了,却答应买包子送给一对穷得只能住在破庙的祖孙吃?

  看着她那认真的表情,仿佛送包子给他们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蓦地涌上心头。

  见他迟迟没开口,水玉儿以为他不同意,急忙说道:“我已经答应他们了,他们还在破庙里等我呢!虽然没办法陪他们一块儿住在破庙了,但是答应他们的包子总得要送去呀!”

  “你是说,你本来打算住在破庙?!”

  “是啊!”水玉儿认真地点了点头。

  项廷旭差点忍不住翻白眼。“你一个姑娘家,跟人家住在破庙里?你有没有长脑子呀?”

  “你少瞧不起人,我会功夫,可以自保的!而且以前我和师父偶尔也会餐风露宿的,这不算什么啊……”水玉儿本来还觉得自己挺理直气壮的,可是一面对他质疑的眼神,也不知怎地,突然便气弱了起来。

  “你……算了!”项廷旭懒得与她争辩,他转头对车夫说:“等马车搞定之后,你买些包子,送到破庙去给一对祖孙。”

  “是,奴才记住了。”

  “这样总可以了吧?”项廷旭睨着水玉儿。

  “嗯,太好了,谢谢你。”水玉儿点了点头,开心地绽开笑颜。有了他这个主子的吩咐,相信车夫一定会乖乖照办的。

  那抹甜美的笑靥,让她的俏脸仿佛亮了起来,看起来迷人极了,也让项廷旭蓦地一怔。

  他从来就不曾认真打量过哪个姑娘,但是这会儿,他的目光却不自觉地在她的脸上多停留了一会儿,而这才发现她有着一张极为美丽的容颜,那五官相当细致,尤其是那双纯净如水的眸子……

  一对上她那带着一丝询问的目光,仿佛问他在看什么似的,项廷旭立刻回过神来,忍不住在心里低咒自己的失常。

  他霍地转身,迈开步伐,双腿修长的他不一会儿就走到一段距离之外。

  水玉儿赶紧追了过去,但走没几步就突然停下来,回头对车夫喊道:“车夫大哥,请你一定要记得送包子过去喔!还有,请帮我转告他们,要他们好好保重身体、照顾自己!”

  项廷旭缓下了脚步,听着身后传来的她的声音,那慎重认真的语气,仿佛在交代什么重要的大事般。

  明明她和那对祖孙素味平生,也能这样将对方放在心上,真诚地惦记、关心着,会不会太热心过头了?

  他从没见过像她这样的姑娘,单纯得像个孩子,又这么的善良、热心,从她那认真的态度和语气,他知道她是发自内心地关心着与她毫不相干的人,没有半丝虚假,更不带有任何目的。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