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朱映徽 > 娘子请入瓮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一丝感动萦绕在心底,不可否认的,她虽然有点莽撞、带点傻气,但真是个相当特别的姑娘,就像清澈的泉水般纯净、自然,不带有任何的杂质,让人打从心底觉得舒服。

  或许,她这份善良、热心和傻劲,能够让她在面对爹的暴躁乖戾时,可以比其他丫鬟撑得更久一点。

  一想到爹,项廷旭的黑眸就闪动着阴郁的光芒,再度加快了脚步。

  “唉呀,等等我嘛!”水玉儿在后头嚷着。

  见他没打算缓下来等她,水玉儿也只好认命,自己气喘吁吁地追了过去。

  项廷旭将水玉儿带回项家,交给总管禄伯之后,就去忙其他的正事,而水玉儿也正式成了项家的丫鬟。

  总管禄伯向家中奴仆们介绍过她的新身分——老爷的专属丫鬟之后,交给她的第一份差事,就是送午膳给老爷。

  据说,往后她只需要服侍老爷一个人,按时送早膳、午膳、晚膳过去,除此之外,若非老爷有事叫唤,她就可以休息了。

  “不过只是送送膳,有需要特地找个丫鬟吗?”水玉儿盯着捧在手中的饭菜,心里充满了疑惑。

  自她踏进项家之后,看见的奴仆多得数不清,只要随便指派一个送膳食过去就行了,不是吗?

  况且,她这个“一个月可抵十两银子”的丫鬟,除了送膳食之外竟不需做其他的劳务,未免也太悠哉轻松了吧?

  “怪了怪了……这事儿真的透着古怪……”

  水玉儿偏着脑袋,想了半天也想不通其中的道理。

  “算了,这有钱人家的脑袋也许跟咱们平常百姓是不太一样的吧?!” 水玉儿耸了耸肩,放弃再去思索这个问题。

  不管怎么样,只需要送送膳食,她也乐得轻松,况且又可以吃吃喝喝、睡在有床的房间里,怎么看都挺划算的!

  “我就开开心心地住下来吧!”

  水玉儿愉快地捧着手中那份午膳,依照刚才总管禄伯所指示的方向,朝项家老爷的寝房走去。

  途中,她的眼角余光瞥见一旁有个丫鬟朝她望了过来,还以为对方有什么事情要告诉她。

  转头一看,却意外地发现那名丫鬟的表情有些古怪,看着她的目光像是……带了一点同情?

  “怎么了吗?”她疑惑地笑问。

  “没……没有……”丫鬟摇摇头,赶紧转身去做别的事。

  水玉儿愣了愣,心想刚才可能是自己多心了,才会觉得那丫鬟在同情她,不过她很快地发现,在前往老爷寝房的一路上,沿途遇到的奴仆都用那样的目光望着她,仿佛她即将发生什么悲惨的遭遇。

  她不自觉地吞咽了口唾沫,不仅脚步愈走愈慢,心里也愈来愈发毛。

  “该不会……那项老爷是什么可怕恐怖的人物吧?”

  怀着忐忑不安的情绪,水玉儿来到了项老爷的寝房外。

  看着紧闭的房门,她的脑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大伙儿同情的眼光,那让她有种仿佛即将进入刑场的错觉。

  迟疑了一会儿之后,水玉儿知道自己根本也没有别的选择,只好硬着头皮敲了敲门。

  等了一会儿,没听见任何回应,她试探地轻推,发现门并没有上闩。然而,她都还没来得及踏进房里半步,一声咆哮就传了出来——

  “滚出去!”

  那狮吼般的声音让水玉儿缩了缩脖子,轻声地自言自语:“我不能滚啊,要是滚了,岂不是要被你儿子抓进青楼卖身抵债吗?”

  这下子,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刚才大伙儿要用同情的目光望着她了,想必每个人都在这儿吃过苦头吧?

  水玉儿深吸一口气,战战兢兢地走了进去。

  放眼望去,就见一个看起来约莫五十多岁的男子,半躺半坐在床上,正满脸怒容地瞪着她。

  从那脸部轮廓看来,和项廷旭的确有几分相似。

  “看什么看?!”项承睿又是一阵怒吼。

  “当然是看我未来一个月要服侍的老爷啊!”水玉儿有些无奈地咕哝着,并将手中的饭菜搁到桌上。“老爷,请用膳。”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