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朱映徽 > 娘子请入瓮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项廷旭瞪着冬梅,目光狂怒。

  刚才他在书房处理一些事情,正感到有些疲累,脑中不知怎地浮现水玉儿那张娇俏生动的脸蛋,脚步也不自觉地走出书房,想看看她在做什么。

  见她和冬梅在大厅外擦拭窗棂,他便靠了过来,想不到竟听见冬梅这该死的丫鬟将当年的往事全说了出来!

  混帐!他早就严禁家中所有人谈论此事的!

  水玉儿望着项廷旭,他那怒火中烧的模样,仿佛正准备大开杀戒的修罗,骇人极了。

  她硬着头皮挡在冬梅的面前,尽管心里忐忑不已,但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相信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真的动手伤害她。

  “别怪她,是我自己抓着她问个不停的,要怪就怪我吧!”

  项廷旭愤怒的目光瞪向水玉儿,他一把将她扯到面前,牢牢扳住她的双肩。两人眼对眼,她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眸中炽烈的怒火。

  “当然要怪你!我警告过你的!”

  水玉儿面对他那仿佛想将她大卸八块似的冲天怒气,心中除了紧张之外,还有着更多纠结难受的情绪。

  她实在很难想像,这些年来他是怎么度过的?

  一个是自己的亲爹,一个是自己深爱的女人,却发生了那样令人遗憾的事情,他心里肯定很痛很痛,而他会严禁任何人谈论此事,肯定也是因为太爱那位陆家小姐了吧?

  不知怎地,一想到项廷旭曾如此深爱着那位陆姑娘,甚至过了这么多年还无法放下,水玉儿的心里就忽然涌上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像是……有些羡慕那姑娘能让项廷旭如此深刻地放在心上……

  项廷旭恼怒地瞪着水玉儿,实在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他确实相当震怒,因为那不愿再去触碰的伤痛,又被硬生生地掀开,让他的怒气完全克制不住。

  但是即使怒气冲天,一面对水玉儿甜美的容颜,他胸中的怒气就硬生生地梗住。

  她那双眸子是如此的纯净,让他相信她不是恶意地想要挖掘他的疮疤,不是无聊至极地想找些打发时间的话题,他甚至相信她是出于一番想要帮助他的善意,而就是她那份善良的心意,让他没办法真的狠下心来严惩她的多事。

  他咬了咬牙,盯着她那带着一丝不安的神情,嗤道:“现在才知道害怕,会不会太迟了点?”

  水玉儿咬了咬唇,嗫嚅地说:“我……我只是想帮点忙……”

  “我不是说了,跟你无关的事不要管!为什么你就偏偏这么爱管闲事?”他恼怒地低喝,双手的力道不自觉地将她的肩头给掐痛了。

  水玉儿怔怔地望着他盛怒的面孔,仿佛能感受到在他冲天的怒气之下,那颗心有多痛。

  她忽然感到后悔与愧疚,若不是她太爱管闲事,不断地追问,此刻他也不会如此的沉痛愤怒了。

  光是想到他心爱的女人因他爹而走上绝路,水玉儿的心就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给狠狠地掐住,胸中的闷疼纠结,让她的眼中隐约浮现泪光。

  她那泪光闪动的模样,让项廷旭意识到自己情绪的失控,紧掐着她肩头的力道也顿时减轻不少,就怕又将她给弄疼了。

  他咬紧牙根,努力压抑满腔的怒火。半晌后,他有些粗鲁地将她推开。

  水玉儿踉跄地退了几步,撞上了身后的墙。

  “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做好你分内的工作就好!否则看是要送到青楼去偿债或是送进官府处置,你自己选吧!”

  对水玉儿怒吼完之后,他又转头瞪向冬梅。

  “还有你,要是再让我听见你提起此事,我绝对不会饶过你的!”

  “是……是……奴婢再也不敢了!”冬梅颤颤巍巍地答道。

  恶狠狠地又瞪了她们一眼之后,项廷旭转身离去。

  看着他怒气腾腾的背影,水玉儿的一颗心沉甸甸的,难受的疼痛横亘在胸口。

  她先前的感觉果然没错,在他的怒气之下,隐藏着心中的痛楚,只是她万万没想到,那伤竟是这么的痛。

  一想到他曾经遭遇过那么沉痛的打击,水玉儿就替他感到难过。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