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朱映徽 > 娘子请入瓮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认真回想起来,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放松愉快地微笑,他甚至想不起自己上一次发自内心地微笑是多久之前的事了。

  自从水玉儿出现之后,他的心似乎出现了微妙的转变,不再那么的阴鸷、沉郁,仿佛堆积在心头的乌云,被一阵阵温柔的春风给吹散了。

  想着她那爱管闲事又热心善良的性情,项廷旭的黑眸就闪动着温柔的光芒,心中的那股暖意更是久久不褪,那让他有股冲动想要永远留住那份温暖与感动,想要随时都能瞧见她那生动可爱的表情,想要她不只是在他的身边停留短短一个月的时间……

  水玉儿将丰盛的饭菜送去破庙,陪那对祖孙闲聊了一会儿之后,就立刻动身前往陆家。

  依照项廷旭的描述,她一路来到城东。

  “‘林记茶叶铺’的旁边?‘林记茶叶铺’在哪儿呢?”她东张西望了一会儿后,眼睛突地一亮。“啊!在那里!”

  她笑着走过去,目光移向茶叶铺旁那间简朴的房子。

  “应该就是那儿吧?”

  为了避免不小心搞错地方,她还事先问过了茶叶铺的老板,确认了那里确实是陆家没错。

  向茶叶铺老板道谢过后,水玉儿走向那间房子,正想要敲门时,却意外地发现门是半掩的。

  “咦?没关好吗?”

  今儿个风挺大的,可能没有闩好,又被风吹开了吧?

  水玉儿探头朝屋里张望,就见这是一间规模不太大的屋子,但整理得还算整齐,也有个小小的庭院。

  先前听冬梅说陆家相当贫困,可现在瞧起来还好,既然项廷旭会要她送银子过来,应该这八年来他都持续如此,才逐渐改善了他们的生活吧?

  只要一想到项廷旭这些年来一直活在愧疚之中,水玉儿的心就不由得泛起了阵阵抽疼。

  过去就算她觉得别人的遭遇可怜,也只是很努力地想要帮助他们,不会像现在这样,自己的心也跟着狠狠揪紧,仿佛她也感同身受地经历了同样的痛楚。

  她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那因他而起的难受感觉却是如此的真实而强烈,让她想忽视也难。

  “唉,还是先别想这么多了,快办好他交代的事情吧!”

  水玉儿在门口朝里头张望了一会儿,没瞧见半个人影,只好开口轻喊:“请问有人在吗?”

  等了许久,却没有任何回应,她犹豫了片刻,最后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尽管这样擅自闯进来相当失礼,可她是帮项廷旭送银子过来的,他们应该不会太介意吧?况且,她也该提醒他们记得要闩好大门,免得有坏人闯了进来,那可就麻烦了。

  水玉儿走了进去,一路东张西望地找人,最后透过几株花树望去,瞥见庭院角落有两个人影。

  他们看起来约与项老爷差不多岁数,似乎正在修理一张木桌,不断传来敲敲打打的声响,难怪会没听见她刚才的喊叫。

  这两个人应该就是陆氏夫妇了吧?毕竟陆家根本称不上富裕,应该不可能再花钱去雇用一对上了年纪的奴仆吧!

  由于心里对于项廷旭当年的心上人相当好奇,水玉儿忍不住隔着一段距离,悄悄多打量了那对夫妇几眼。

  就在她试着从他们的身形和容貌来猜想那位陆姑娘会是什么模样时,他们的对话在敲打的间隙中隐约传了过来——

  “唉……一转眼,月兰都走了这么多年……当年的事情……对廷旭……心里真有些愧疚……”陆母说道。

  咦?愧疚?为什么?

  水玉儿愣了愣,心中升起一丝疑惑。

  当年的那桩不幸事件,该感到愧疚的是项家父子才对,陆家是受害者,为什么要感到愧疚?

  陆父停了手,抓着槌子哼道:“有什么好愧疚的?”

  “唉,毕竟当年月兰的死和他们无关啊!可是这些年来,廷旭却对我们这么照顾,你心里难道不会过意不去吗?”

  陆父不以为然地斥道:“不这么做,还能怎么办?难道要将当年的真相说出来?别傻了!”

  真相?当年的真相是什么?

  水玉儿瞪大眼,直觉自己无意中听见了不得了的大事。

  她屏住气息,轻悄悄地靠近,想要听得更仔细一些,却没注意到脚边突出的树根,不小心跌了一跤。

  好痛!

  水玉儿疼得皱起小脸,却不敢喊叫,而就在她想赶紧躲起来的时候,却听见陆父的叱喝——

  “什么人?!”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