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朱映徽 > 娘子请入瓮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三


  糟了糟了,被发现了!这下子该怎么办才好?

  水玉儿急中生智,若无其事地起身,佯装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

  陆氏夫妇很快地走了过来,一看见陌生的姑娘,立即防备地瞪着她。

  “你是谁?”陆父叱问。

  水玉儿偏着头,一脸困惑地望着他们。

  陆父皱起眉头,紧抓着手中的槌子,仿佛考虑将她当场狠狠敲死似的。

  “你是什么人?”他又质问了一次。

  “你说什么?”水玉儿脸上的困惑加深,同时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又摇了摇手,示意自己患有耳疾。

  陆氏夫妇一愕,互看一眼,脸上都有着一丝狐疑。

  “你是谁?”陆父上前几步,在她的耳边大声吼叫。

  这回水玉儿总算是流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扯开一抹傻气的笑容。

  “我是少爷派来的。”

  “少爷?项少爷?”陆母的脸色有些僵硬。

  “啊?什么?”水玉儿又困惑地蹙起眉头,像是只看得见陆母的嘴巴在动,却完全没听见声音。

  陆母只好凑到她耳边,提高音量喊道:“是项少爷?”

  水玉儿这才笑着点了点头。“是啊,是项少爷派我来的。”

  “你在这儿多久了?”陆父接着扯着嗓门叱问。

  “我才刚到而已啊!你们家的大门没有闩好,所以我就自个儿走进来了。”水玉儿笑着掏出项廷旭交给她的那只钱袋,恭恭敬敬地双手奉上。“少爷要我送银子过来。”

  陆氏夫妇收下那钱袋,盯着她那一脸毫无心机的笑容,眼底的戒备才终于降低了一些。

  “谢谢。”

  “嗄?”水玉儿把手凑到自己耳边,示意陆父说大声一些。

  陆父的眼底浮现一抹不耐,在她耳旁吼道:“我说,谢谢你!”

  水玉儿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用客气,这是奴婢该做的。请问二位还有什么吩咐吗?”

  “没事,你可以走了!”陆父喊道。

  水玉儿点了点头,笑着转身离开。

  她才走没几步,陆父目光一闪,突然对着她的背影说道:“嗳,等等,你的东西忘了拿!”

  眼看她的脚步没有半点停顿,一路走了出去,陆氏夫妇紧绷的脸色才终于缓和下来。

  离开陆家之后,水玉儿偷偷松了一大口气,而一直到弯过一个街角之后,她才停下脚步,蹙眉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好疼啊,再这样大吼大叫下去,说不定我耳朵真要出毛病了!不过幸好我反应快,否则可麻烦了。”

  她刚才急中生智的那一招,可是跟师父学来的呢!

  几个月前,玩心大起的师父曾经故意装聋去戏耍别人,幸亏她灵机一动,学着装出患有耳疾的模样,才没有惹祸上身。

  不过……回想刚才听见的对话,水玉儿的脸色就不由得凝重了起来。

  尽管她只听到片段的内容,却已足够让她明白八年前那场悲剧另有内幕,而且从最后陆父故意试探地对她离去的背影喊叫的动作,显然其中大有问题!

  究竟事情的真相是什么?

  倘若陆姑娘的死真的和项家无关,陆氏夫妇又为什么要将一切全归咎在项老爷头上呢?

  “事不宜迟,我得赶快回去告诉少爷才行!”

  水玉儿一赶回项家,就急着想将这件事情告诉项廷旭,无奈他事务繁忙,从上午就出门,一直过了晚膳都还没回来。

  “天色都已经黑了,他怎么还不回来呀?”

  她焦急地在庭院中等待,一会儿望着天边的明月,一会儿来回踱步,有话急着说却等不到人的无奈,简直快将她给憋死了!

  就在水玉儿差点忍不住要拔庭园中的花草来打发时间的时候,终于瞥见那抹俊挺的身影从回廊那头走来。

  她的眼睛一亮,脸上绽出笑容。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