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朱映徽 > 娘子请入瓮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尽管当年的真相已经大白,但是这么多年来,他们父子一直处于对立的情况,也好久没见面了,这会儿突然要去见爹……他一时之间还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和表情才好。

  水玉儿察觉了他神色的僵硬与不自在,眼珠子一转,主动挽起了他的手臂,不让他逃避。

  “来嘛,你带我去,好不好?”她软声软语地央求。

  “我……”

  “快点快点,你答应要让我去找你爹的,可不许反悔!”水玉儿笑着,也不管他仍有些迟疑,主动拉着他便往外走。

  望着她兴致高昂、兴高采烈的模样,项廷旭虽然心中仍感到相当别扭,也只好迈开步伐陪着她一块儿前往他爹的寝房。

  项承睿瞪大了眼,怀疑自己眼花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儿子竟然会主动前来探望他。上一次见到儿子,他已经记不清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他一瞬也不瞬地望着项廷旭,看儿子已变得成熟挺拔,看起来就是个有担当的男人了,他的情绪一阵激动,眼中也不禁闪动着泪光。

  看着许久不见的爹,项廷旭的心中也是百感交集。

  经过这些年,爹不仅头发白了许多,整个人也变得苍老、憔悴而消瘦,那模样让项廷旭的胸口一痛,心底涌上无限的自责与懊悔。

  不管当年发生什么事情,这些年来他对爹的态度也实在太过分了。

  水玉儿转头瞥了他一眼,感觉到他强烈的自责,心里一阵不忍。她以双手握住他的大掌,仿佛想藉此给予他安慰。

  项廷旭低头望着她,眸光一柔,而水玉儿朝他绽开一抹微笑。

  项承睿将他们亲匿的互动看在眼里,心里有些诧异,但很快地有所了悟,眼底也浮现一抹欣慰的光芒。

  “你这个丫头,怎么笨手笨脚的把自己弄伤了?”项承睿盯着水玉儿额上包扎过的伤处。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真心喜欢上这个热情开朗又善良的小姑娘,对她自然也多了几分关心。

  “唉呀,老爷,你就别管我这小伤了,我们是特地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水玉儿兴奋地说道。

  “什么好消息?”

  “就是……呃……”水玉儿微微一愣,突然又改口。“其实,好像也不能算是好消息啦!”

  不管怎么样,当年的事情牵涉到一条无辜的人命,真相又是如此的不堪,说是好消息似乎也太不厚道了些。

  项承睿皱起眉头,被她给搞迷糊了。

  “到底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唉……我也不知道算好还坏,总之就是……当年陆家小姐会寻短自尽,并不是因为项老爷的缘故。”

  “真的?”项承睿诧异地愣住了。

  “真的!”水玉儿用力点了点头,将当年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项承睿的心里震惊不已,怎么也没想到陆月兰的死竟有着如此丑陋的内幕。

  “所以,陆家小姐不是因为项老爷的缘故才寻死的,项老爷可以不用再继续背负着罪恶感了。”水玉儿说道。

  项承睿摇了摇头,叹道:“不管怎么样,当年我对她说的那些话,确实是太过分也太伤人了,无论如何我还是心中有愧啊……”

  这些年来,他不是没有深切地反省、自责过,毕竟他并非真的是个冷血无情的人,当年也只是一心希望儿子能够娶个门当户对的媳妇,没想到却害了一个无辜的姑娘。

  由于不知道该怎么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再加上心中那股深切的懊悔与愧疚无处抒发,他才会用暴怒的情绪来掩饰自己。

  见爹仍一脸自责与愧疚,项廷旭的胸口一紧。

  这八年来,爹不仅要承受这些罪恶感,还有他的不谅解与疏离,心里肯定很不好受吧?

  他清了清喉咙,虽然面对爹仍有些不自在,但仍开口说道:“都已经过去了,既然现在真相大白,爹也不用再这么自责了。”

  项承睿一怔,终于听见儿子又开口喊他一声“爹”,他霎时感动极了。

  然而,正当他情绪激动得眼泛泪光时,却突然听见一旁传来“呜呜……”的哭泣声。

  转头一看,就见水玉儿已经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了。

  “你……你这是……”项承睿当场傻眼,瞧她的反应,简直比他这个当事人还要激动。

  “对不起,我太感动了嘛……”水玉儿不好意思地擦了擦眼泪,很快又破涕为笑地说:“太好了,你们往后不用再继续闹别扭了……啊!”她突然又喊了声,想到一件重要的事。

  “又怎么了?”项承睿问。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