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朱映徽 > 娘子请入瓮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五


  “怎么了?禄伯,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吗?”水玉儿热心地问。

  “不,不是的,是……”

  瞧出禄伯有些欲言又止,水玉儿心生疑惑地问:“怎么了?禄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禄伯叹了口气,无奈地说:“是陆氏夫妇,他们说要找你,这会儿在大门外等着,赶也赶不走。”

  先前去请大夫的时候,他就已听说了她额上的伤是陆父下的毒手,那让他气愤极了。

  在他的心里,早已经将水玉儿当成是未来的少夫人,而他们胆敢伤害她,简直不可原谅!

  现在那对夫妇还来找水玉儿,不知道想做些什么,也不知道会不会再对她不利,若不是少爷去商行了,老爷又相当难得地上街去透透气了,家中没人可以作主,他也不会前来通报水玉儿了。

  “嗄?”水玉儿愣住了。

  他们来找她做什么?该不是带了木棍想要往她脑袋多补几下吧?

  犹豫了一会儿之后,她说道:“既然他们人都已经来了,我还是去看看吧!”

  “那不然,让我陪你一块儿去吧?”禄伯问道。

  “这……”

  看出禄伯的不放心,水玉儿知道他是一片好意,那让原本不好意思劳烦禄伯的她最后也妥协了,因为她知道若是不让禄伯跟着,只会让他更加担心。

  “好吧,那就有劳禄伯了。”

  水玉儿和禄伯走出项家大门,就看见陆氏夫妇正在门外来回踱步,看起来相当焦虑不安。

  一看见她,他们夫妇俩急忙走上前来。

  水玉儿僵硬地退了一步,谨慎地和他们保持一点距离,一旁的禄伯更是提高警戒地盯着他们夫妇。

  “怎么了?两位找我有事吗?”她客气地询问。

  陆母一句话都还没说,就咚的一声跪了下来,还伸手拉扯陆父,跟着她一块儿跪在水玉儿的面前。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水玉儿和禄伯都一阵错愕,尤其水玉儿更是吓了一大跳。尽管她心里对于他们当年的作为还有这些年的欺瞒很难释怀,但是这样的举动还是令她承受不起。

  “你们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呀!”

  陆母摇了摇头,两人还是跪地不起。

  “玉儿姑娘,我们知道错了,求你原谅我们吧!”

  从项廷旭见到水玉儿受伤时震怒的反应,还有他小心抱着她的保护态度,不难察觉这姑娘在项廷旭心中的重要性。

  所以,他们是特地来求她帮忙求情的。

  “我们不该伤害你的,求你原谅我们吧!”陆母苦苦地哀求,陆父则是一脸愧疚地低头不语。

  水玉儿一脸尴尬,连忙说:“好、好、好,我原谅你们!”

  虽然被打那一下还挺痛的,但是反正也没真的要了她的命,如果原谅可以让他们别再继续下跪,那她很愿意立刻原谅他们。

  “我原谅你们了,快点起来吧!”

  陆氏夫妇仍是不肯起来,陆母继续恳求道:“玉儿姑娘,求求你,帮我们在廷旭面前说说话、求求情,好吗?”

  “嗄?这……”水玉儿蹙起眉心,一脸为难。

  她可没忘了项廷旭在带她离开陆家前,才撂话说不会原谅他们,她要是还帮忙说情,他八成又会气得叫她别再多管闲事了。

  “求求你了,玉儿姑娘!”陆母抓住了水玉儿的手,激动地求道:“我们知道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可是……可是……请你帮我们求求廷旭,求他给咱们一条活路吧!”

  虽然项廷旭暂时还没有做出什么报复的举动,但是他们相信他绝不会轻饶过他们的。

  “这……可是……”

  水玉儿蹙起了眉头,他们的请求让她觉得好为难。

  “求你了,玉儿姑娘,你要是不帮帮我们,我们真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陆母激动地流下眼泪。“我们真的知道错了,当年廷旭和月兰是真心相爱的,我们却硬是拆散……可是……念在过去他和月兰的情分上,请你帮我们求求他,求他放我们一条生路吧!求求你了!”

  禄伯实在很难同情这对夫妇,在他看来,他们是咎由自取,而现在竟然还来为难玉儿,真是太过分了!

  他皱紧眉头,忍不住插嘴道:“你们这不是为难她吗?要求怎么不直接求少爷去?”

  陆氏夫妇一个劲儿地猛摇头,他们知道求项廷旭是没有用的,只能拚命地求水玉儿。“玉儿姑娘,求求你……求求你帮帮我们好吗?”

  水玉儿一脸为难与迟疑,心里更是陷入激烈的挣扎。

  虽然这对夫妇过去的作为确实相当可恶,不仅害死了他们自己的女儿,也害惨了项廷旭和他爹,但是她一向心软,实在有点招架不住这样声泪俱下的哀求,更别提他们还跪在她的面前。

  想想,陆氏夫妇的独生爱女因为他们的一念之差而断送了性命,身为爹娘的他们,心中应是悔恨万分、悲恸不已吧?

  眼看她的态度松动了,陆氏夫妇更是当场磕起头来。

  “求求你了!玉儿姑娘,我们只求一条活路啊!”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