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朱映徽 > 娘子请入瓮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水玉儿欢呼一声,立刻热情地扑上前去,罗大鹰也抱着她,师徒俩开开心心地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那兴高采烈的模样像极了两个小孩儿。

  兴奋了好一会儿之后,水玉儿忽然想到什么似的,一把推开师父,横眉竖目地瞪着他。

  “师父!你太过分了!明明说了很快就回来,结果一去就是一个多月!你的心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徒儿?你说!你说啊!”水玉儿一边嚷嚷,一边伸手戳着师父的胸膛。

  “当然有啊!师父我这不是回来了吗?”罗大鹰嬉皮笑脸的,根本看不出有半丝的愧疚。

  “哼,我还以为你忘了我呢!”水玉儿噘起唇儿哼道。

  “怎么会呢?我的宝贝徒儿这么可爱,我怎么会忘了呢?”罗大鹰嘿嘿笑着,还伸手捏了她的粉颊一把。

  “唉唷!别捏我啦!”

  水玉儿挥开他的手,瞪了他一眼,但其实她心里也不真的很气师父,所以很快又绽露笑颜了。

  “对了,师父,我有件事情要告诉你,就是我和项——”

  “等等、等等!”罗大鹰打断了她的话,兴致勃勃地说:“有话等等再说,先看我变戏法吧!”

  “嗄?可是——”

  “什么可是?师父的话要听!”罗大鹰将她推到一旁的石椅上。“你就在这里乖乖坐好,师父可是特地学回来给你看的呢!”

  水玉儿知道师父的个性,若是不让他老人家先好好表现一番,他肯定什么也听不进去,所以也只好乖乖地坐着。

  “真的很厉害吗?师父学了这么久,要是一点儿也不厉害,那可别怪徒儿我耻笑你唷!”她笑道。

  “放心,绝对让你大开眼界!”

  听师父形容成这样,水玉儿也不禁屏息期待。

  “好,现在你可要睁大眼睛,瞧清楚了!”

  罗大鹰取出一支看起来貌不起眼的棒子,拿在手中挥啊挥的,眨眼间,那棒子的前端竟突然自个儿着火烧了起来。

  水玉儿惊奇地瞪大了眼,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哇!这是怎么做到的?”她惊叹不已。

  “嘿嘿,还没完呢!”

  罗大鹰神气活现地耍了耍那支棒子,就见那火光瞬间变了好几种颜色,看得水玉儿目瞪口呆。

  最后他将棒子往水玉儿的面前一指,那簇火就在她的眼前自动熄灭,只剩下一道轻烟飘过。

  “哇!师父好厉害啊!”

  水玉儿兴奋地猛拍着手,心里佩服得不得了。

  她那热烈的反应,让罗大鹰得意极了。

  “当然厉害喽!听说一般人要学个好几年,才有这等功力,师父我可是只花了一个月就学起来了!”罗大鹰得意洋洋地炫耀。

  眼看师父的心情好,水玉儿眼珠子一转,乘机开口说:“师父,咱们到处云游四海已经这么多年了,您有没有想过要找个地方安定下来呀?”

  安定?

  这两个字让罗大鹰灰白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对他来说,“安定”这两个字就等于枯燥乏味,而枯燥乏味就等于要他的命啊!

  “为什么要安定?咱们师徒俩这些年来到处云游四海,不是挺逍遥快活的吗?干么要找个地方安定下来?”

  “可是……总不能一辈子四处为家吧?”

  “为什么不能?一辈子四处为家有什么不好?师父我这大半辈子不就都——”瞥见她那有些发急的脸色,罗大鹰怀疑地眯起眼。“不对劲唷不对劲,你怎么会突然想安定下来?”

  “那……那是因为……”水玉儿俏脸一热,在师父的盯视下,她忽然变得害羞,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罗大鹰将她那含羞带怯、眉目含情的模样看在眼里,心里有所了悟。

  “好哇!该不会有人趁我不在的时候,想要拐跑我的宝贝徒儿吧?说!是谁?”他大声嚷嚷地质问。

  “就是项家的少爷,项廷旭。”水玉儿脸红地说:“他说……等师父回来之后,就要向师父提亲。”

  “什么?他要娶你?”

  水玉儿点点头,眼角眉梢都带着甜蜜的笑意。

  “你想嫁他?”

  水玉儿的俏颜更热,但却毫不犹豫地点头。

  她想嫁给他,想要永远留在他的身边。

  罗大鹰忽然把脸凑到水玉儿面前,盯着她那一脸娇羞喜悦的神情,灰白的眉头蓦地皱了起来。

  “不行!我不答应!没得商量!”

  水玉儿的笑容蓦地僵住,没想到师父会有这样的反应,她的心里不禁急了。

  “为什么?师父,他其实——”

  “你给我闭嘴!”罗大鹰打断了她的话,指着她的鼻子喝道:“想当年,你是个没爹没娘的弃婴,要不是我把你捡回来,你早就一命呜呼了!这件事情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吧?”

  水玉儿咬着唇儿,没法儿开口反驳。

  “还有!几年前,你因为贪玩跑进深山里,差一点被豹子给吃了,要不是我及时救了你,你早就被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这件事难道你忘了吗?”

  “我没忘啊……”

  “现在你的翅膀硬了就要离开,那我怎么办?你不报答我的养育之恩,要我一个人孤苦终老吗?”罗大鹰气呼呼地质问。

  “不是这样的!师父也可以留下来,我们会好好照顾您一辈子的!”水玉儿急切地说。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